新闻中心> 图片新闻

前员工深度揭露ofo败局:挥霍、贪污、站队、大裁员

前员工深度揭露ofo败局:挥霍、贪污、站队、大裁员

  ofo创始人兼CEO 戴威

  2016年10月,ofo完成滴滴领投的1.3亿美元C轮融资。

  这轮融资后,ofo招聘了大量的运营和运维人员入驻三四线城市,开始了全国性的疯狂扩张、铺车和补贴大战。

  2017年1月,ofo宣布以“一天一城”的速度在10天内密集进入11座城市。根据当时的媒体报道,戴威表示ofo的单车产能已经达到竞争对手的十倍以上。在2017年春节之后, ofo会把覆盖城市数提高到100座城市以上。

  李铭从一名运营人员,升职为城市经理,作为ofo扩张的前哨兵,派往一个三线城市开拓市场。

  他带着兴奋和激动,准备和ofo一起赢得这场竞速赛。新车一波波批下来,他带着自己招聘的二十多个员工,开始了占领这座城市的最后一公里。

  与此同时,薛斌离开了他任职三年的飞鸽。

  他离开飞鸽的时候,正是飞鸽热火朝天为ofo产车的时候。为了满足ofo的自行车生产,飞鸽扩招了工人,开辟了专供流水线,研磨、焊接、组装…薛斌身后的工厂里,工人们干得热火朝天,平均每15秒就落地一辆小黄车。

前员工深度揭露ofo败局:挥霍、贪污、站队、大裁员

  飞鸽的ofo生产车间(图片源于齐鲁晚报)

  公司几乎把所有的产能和技术都投向了ofo,这相当于宣告了丢弃国内其他的市场。“我是市场部的,当时觉得既然自己可有可无,倒不如爽快点离开。”薛斌说。

  ofo和摩拜等共享单车玩家,让天津王庆坨这个自行车制造基地一夜复活。但薛斌感到了担忧。

  飞鸽和ofo的合作,ofo先付30%的货款,70%的尾款在30天到60天内到账。据他所知,其他车厂和ofo的合作也是如此。“任何一个工厂的自行车利润都不会达到70%这么高,一旦货款出问题, 都可能影响到自行车厂的资金链。”

  他提到,ofo的车质量较低,成本价在200元左右。这些十几秒就能够生产一辆的车,源源不断地涌入了各个城市。

  李铭负责的城市,ofo是第一家进入的共享单车企业。渐渐地,他有了“占山为王”的心态。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shzixun@online.sh.cn

本文来源:锌财经 作者: 责任编辑:顾铭

©1996-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许可证编号:31220180001 沪ICP备09025212号 沪网文[2017]6486-491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09号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