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图片新闻

前员工深度揭露ofo败局:挥霍、贪污、站队、大裁员

前员工深度揭露ofo败局:挥霍、贪污、站队、大裁员

  强弩之弓

  去年年中开始,ofo开始陆续被曝出资金链问题。到去年年末,在一大批共享单车倒闭的寒冬之下,ofo和摩拜的竞争也难以为继。

  金沙江创业投资基金合伙人朱啸虎去年积极推进ofo和摩拜的合并。在他看来,“唯有合并才能盈利。

  但戴威隔空喊话:“非常感谢资本,资本助力了企业的快速发展,但是资本也要理解创业者的理想和决心。”

  最终的结局是美团全资收购摩拜,而ofo继续孤军奋战。

  对李铭来说,听到合并的可能性,他是开心的,如果真的合并,公司发展的可能性能够更大一点。

  幸运之神并没有眷顾戴威。ofo的独立之路走得异常艰难。

  在持续被曝出欠供应商款项、将被滴滴低价抄底、押金难退等负面新闻之际,ofo开始了自上而下的架构调整。

  首先被裁撤的海外市场,从今年6月开始,ofo陆续宣布停止在以色列、澳大利亚、美国等国家的业务。

  据李铭介绍,从今年年初开始,不少城市站直接面临被关停的命运。

前员工深度揭露ofo败局:挥霍、贪污、站队、大裁员

  李铭提到,今年4月开始,ofo曾经试图在三四线城市推行“代理”模式。有人尝试过,很快就撤了。“很简单,这个生意不赚钱。换句话,如果赚钱,我自己干嘛不接?”

  代理模式走不通,也并没有阻挡ofo精简人员的脚步。今年6月,ofo联合创始人于信在接受《财新》采访时表示,ofo裁员目标是, 到2018年5月中旬,从1.2万降到9000人。

  ofo也试图推进B2B业务,围绕车身广告、app端内广告有过系列动作。李铭告诉锌财经,戴威很重视这块业务。

  在ofo,戴威亲自抓的两个部分,一个是区块链,一个就是B2B。

  据媒体报道,其车身广告,最低价位是160元/辆/月,加了车轴部分广告的品牌定制是2000元/辆/月。ofo在6月份曾经宣布,B2B事业部成立两个月,业务营收超过1亿元。

  但李铭提到,这块深受重视的业务卖得并不好。“B2B偶尔谈成一单,大家都高兴得要命。”

  ofo内部实行全员B2B计划,作为城市经理,他也试图帮ofo的车身广告谈客户,但是坦言很不好谈。他的心态多少代表了ofo城市经理的普遍心态:“又没给钱,我干嘛去谈?就算有提成也不多, 我多填点报销就好了,说不定还比这个多。”

  11月19日,ofo小黄车的官方服务号,出现了一篇文章《一个长期喝蜂蜜的人,竟然变成了这样?》,疑似是一款三无产品的软文,在一片质疑声中这篇文章被删除。据新浪科技报道,ofo小黄车的公众号接软文的最低报价为48万一条。

  11月23日,ofo与PPmoney理财平台异业合作推出了一个退押金的新形式。 ofo用户可以“一键升级”,成为PPmoney新用户,将99元押金转变为100元PPmoney特定资产,以另一种方式退回押金。但该理财服务上线不足一天,就在各方声讨声中下线。

前员工深度揭露ofo败局:挥霍、贪污、站队、大裁员

  退押金操作流程

  这一切,都显示着,ofo真的没钱了。

  巨大的压力下,戴威承认ofo真的很困难。据《中国企业家》报道,戴威在11月14日的内部会上承认,三四个月前想过放弃,因为“真的没钱了,不想管了。”

  关于最受外界关心的问题,他回答,ofo不会倒闭,其他都有可能。

  离开后的李铭,偶尔会想起2018年初举办的年会上沉重的气氛。他提到,ofo勒紧裤腰带给大家发了年终奖,他很感谢ofo最后对员工的情义,但也认为今日的局面是必然的:“ofo的失败,在于 投资人太疯狂、公司扩张太快,管理没跟上,出现了各种各样的问题,最后失控。”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李铭、薛斌为化名,上述内容来自锌财经对ofo前员工的采访,已备份录音。)

前员工深度揭露ofo败局:挥霍、贪污、站队、大裁员

 

上一页 1 ... 5 6 7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shzixun@online.sh.cn

本文来源:锌财经 作者: 责任编辑:顾铭

©1996-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许可证编号:31220180001 沪ICP备09025212号 沪网文[2017]6486-491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09号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