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社会新闻

“消失”的押金:ofo上千万用户等待退押金内幕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记者 钱玉娟 赵喆经历了多事之秋,让ofo更难熬的是,这个雪上加霜的寒冬。

  1月10日,凤凰自行车起诉ofo拖欠货款有了新进展,即法院依法扣除ofo运营主体东峡大通2806万元存款。另一边,至今仍有1000万人等待退押金。当线上退押迟迟未果,数千名用户于12月17日集结在ofo总部--中关村互联网金融中心,用实际行动催还押金后,如何平复这股不满与焦虑的退押金大潮,成为ofo的当务之急。

  此前ofo创始人戴威曾坦陈“钱”路渺茫,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按ofo的用户量大致估算,押金池里本应有约30亿元。”ofo原高层人士钟飞告诉记者,而今ofo的现实是,押金池已经见底了。

  在用户线下聚集退还押金事件发生10天后,截至12月27日中午,线上排队等待退款的用户已经排到1354万人。以最低价99元估算,ofo将需退回13.5亿用户押金。在押金池见底的情况下,这笔不小的数目如何还?

  挪用用户押金填补资金缺口的既成事实,而这笔巨款去向了哪里?缘何成为无底洞……一系列关于押金的质问,才是ofo再难回避的现实命题。

  记者日前前往ofo总部进行线下押金退还登记,在前台处遇到的ofo一名在职员工称,“现在ofo的日营收能达到几千万,运行一切正常,正在探索新的退款方式。”他说,不愿意排队的用户未来或可以选择用滴滴打折券抵扣押金。

  记者向ofo官方求证,并未得到回复。

  只是12月19日,戴威发布内部信并强调,“希望每一位ofo人都能认同并坚定信念,为欠着的每一分钱负责。”但如何“负责”,远未明确。

  将手伸向“押金池”

  早在2017年末,关于“摩拜单车与ofo挪用用户押金60亿来填补资金缺口”的消息便被曝出,尽管两家公司随即辟谣,但这一事件却成功地将“押金”推至公众视野的中心。

  对于所有共享单车企业而言,收取押金的初衷,是为了保证与用户的租赁合同和交易能够正常且顺利进行,而押金本质上则是用户交纳的用于增强自身信用的款项,可以视为质押担保。这也是不少交易过程中常用的信用风险缓释手段。

  但用户与ofo的合约生效后,后者之于前者的押金,既不拥有所有权,更不能像其他货币一样私自交易使用。

  2017年,国家相关部门发布了《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规定,“企业对用户收取押金、预付资金的,应严格区分企业自有资金和用户押金、预付资金,在企业注册地开立用户押金、预付资金专用账户,实施专款专用,接受交通、金融等主管部门监管,防控用户资金风险。”

  “很多企业都不会用在银行建立第三方监管的资金托管账户或专用账户来保存用户押金。”钟飞紧接着说出了一个不争的事实,“共享单车企业都在挪用用户押金。”

  仅从ofo方面的公开资料来看,2017年4月,ofo曾与中信银行签署战略协议,据协议显示,二者合作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押金监管、支付结算、授信支持、联名接待合一卡、市场营销等。换言之,中信将作为第三方在托管ofo用户的押金。但钟飞告诉记者,“用户押金一直存放在ofo的自持账户中。”这不免为其将手伸向用户押金池提供了诸多可能。

  针对存储用户押金的账户所属,截至发稿前,记者多次求证,ofo方面均未做出回应。

  据悉,在决定挪用用户押金之前,ofo高层曾多次开会表态“坚决不可行”。然而,这份坚决在资金链危机面前,也只是扛了不到半年,“提议就被默许了。”钟飞回忆,从2016年10月开始,ofo的资金便出了问题,为了渡过难关,公司财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