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上海解放70周年> 诉说解放

上海战役三方进击歼灭敌军 讲述英雄们的革命故事

    1949年5月12日,解放上海的战役正式打响。上海战役是解放战争时期,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主力对国民党军重兵据守的上海市进行的城市攻坚战。第三野战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陈毅、副司令员粟裕依据中共中央军委和总前委指示,决心首先兵分两路,采取钳形攻势,从浦东、浦西两翼迂回吴淞口,断敌海上退路,尔后再围攻市区,分割歼灭守军。蒋介石要求国民党军坚守上海六个月,并制定了守备上海的作战计划,将整个守备阵地划分为主阵地带、外围阵地及市区核心阵地三部分,采取陆海空联合作战,利用碉堡群工事,按团、营、连逐级构成抵抗中心,实行抵抗。

说明: 说明: C:\Users\LIHONG~1\AppData\Local\Temp\founder\fxzxml_15565202650\IMG90fba60171ef50652015028.jpg

  在上海解放战役中,第三野战军10兵团29军第87师长张强生,9兵团30军89师师长余光茂,9兵团27军81师政委罗维道率部在上海战役中承担了重要的作战任务。如今,他们的后代把老战士们的革命故事传颂下来,还原当时两面钳击、三面进击的作战过程,以及指战员们为解放上海浴血奋战的历史场面。今天,值此上海解放70周年,让我们回顾历史,缅怀先烈,传扬红色故事,继承红色基因,弘扬老一辈的革命精神。

说明: C:\Users\LIHONG~1\AppData\Local\Temp\founder\fxzxml_15571067150\IMG90fba60171ef5071059364.jpg

  张晓宇、罗愤、余江如做客上海热线

  浴血鏖战勇夺月浦

  在1949年5月解放上海的战役中,有一支参战时间最早、战役任务最重、牺牲人员最多的新四军铁军部队——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10兵团29军第87师。上海市新四军历史研究会副会长张晓宇的父亲张强生时任87师师长。张强生是一位老红军,是一位具有丰富战斗经验的指挥员。他坚持了南方三年游击战争,在新四军时期当过团长、支队长。

说明: 说明: C:\Users\LIHONG~1\AppData\Local\Temp\founder\fxzxml_15565202650\IMG90fba60171ef50652033636.jpg

  三野十兵团29军87师师长张强生 

  张晓宇回忆起父亲生前给他讲述的解放上海的故事。那是70年前的5月,父亲张强生率87师按照三野下达的《淞沪战役作战命令》,奉命率部参加解放大上海的战斗。他父亲所在的29军与28军作为战役西线攻击部队,按命令担负攻占吴淞、宝山的重要作战任务。命令要求占领月浦后,旋即与攻占浦东高桥的东线部队一起封锁黄浦江吴淞口,截断上海守敌沿江逃窜的退路,形成关门打狗的态势。

说明: 说明: C:\Users\LIHONG~1\AppData\Local\Temp\founder\fxzxml_15565202650\IMG90fba60171ef5065214599.JPG

  5月12日清晨,87师所有参战部队冒雨从常熟附近的牌楼市、青石桥地区出发,首先攻入浏河镇,消灭镇内敌人后部队乘势渡过浏河,13日凌晨各部队已全部到达月浦。张晓宇回忆他父亲曾说过,部队出发时为了快速进军,整个开进队伍成班横队,一个班一排,十几个人并排向前疾行。

  月浦是进入宝山、吴淞的唯一门户,也是两地的重要屏障,使得敌我双方为争夺月浦而激烈厮杀。张晓宇说“部队12日午夜进入作战待机地域,13日凌晨,87师所率4个团分别对月浦西侧、北侧、西南侧、和叶大村正面,以行进间发起全面攻击。当时部队待机地域的位置与敌人防御工事犬牙交错,身旁任何一个土包都可能是敌人的暗堡。战斗一打响,敌人的碉堡等工事纷纷开火,对我进攻部队疯狂扫射。13日天亮时,江面上敌人军舰炮火对我进攻部队不停轰炸,敌机也分批轮番轰炸、扫射,我进攻部队伤亡很大。13日一个上午,仅260团前沿1营的伤亡即达三分之一。13日下午2时,担任主攻的260团在253团的助攻下,又一次对月浦发起总攻。敌我交火,前沿处于弹雨火海之中。枪弹嘶鸣,炮声震耳,弹片飞溅,刺刀闪光。部队越战越勇,三个营先后以猛虎下山之势冲向敌堡。干部身先士卒,战士前仆后继。没有犹豫,没有退缩,其英勇顽强的战斗精神令敌人丧胆。”

说明: C:\Users\LIHONG~1\AppData\Local\Temp\founder\fxzxml_15571067150\IMG90fba60171ef50710598056.jpg

  张晓宇讲述87师进攻路线

  张晓宇回顾他父亲的故事说:“当时我们的战士冲上去一批,倒下来一批,再冲上去一批,又倒下来一批。战斗通宵达旦,一直持续到14日,当时260团一个团的步兵就剩下120来人。”

说明: 说明: C:\Users\LIHONG~1\AppData\Local\Temp\founder\fxzxml_15565202650\IMG90fba60171ef50652110056.jpg

  14日是作战命令要求攻占月浦镇的关键一天,按照三野的作战命令必须拿下吴淞,张强生师长十分着急,赶紧带着副师长林乃清、参谋长叶克守直接到前沿阵地观察敌情,部署新的作战方案。看到260团部队减员太多,张强生师长与259团团长胡文杰商量,决定抽调已占领叶大村的259团2营和3营投入月浦攻坚战,叶大村由该团1营和军直侦察营配合固守,并伺机夺取狮子林炮台。

说明: C:\Users\LIHONG~1\AppData\Local\Temp\founder\fxzxml_15571067150\IMG90fba60171ef50710604377.jpg

  张晓宇在讲述

  5月14日18时40分,在军山炮团和各团迫击炮的火力掩护下,4个团集中兵力火力,利用夜暗掩护,向月浦镇又发起了猛攻。鏖战至15日凌晨2时,经过两轮强攻终于取得胜利,87师完全占领了月浦全镇,并与敌军隔河对峙。张晓宇回忆父亲的话,“当时放眼望去,只见不断地有战士倒下,但部队还是一直往前冲。当时所有的人都是视死如归的英雄,每一个人都是英勇顽强的战神。在敌人密集的火力下,在死亡面前,他们没有一个人停下来,没有一个人畏缩不前,甚至没有任何人有丝毫犹豫,他们就那样为了胜利,为了解放上海前仆后继,其悲壮与无畏惊天地泣鬼神。”

  张晓宇说整个上海战役一共牺牲了三位团职干部,而其中两位是牺牲在月浦战斗中,他们分别是259团团长胡文杰和253团政治处主任王里。整个上海战役我军一共伤亡36000余人,而仅87师就伤亡近4000人。可见战斗的激烈与残酷的程度。

  30军急行200里提前抵达川沙

  70年前的1949年5月,中国人民解放军第30军,这支源于新四军的劲旅雄狮承担了“钳制吴淞,解放上海”作战计划中东线占领川沙、白龙港,完成切断吴淞口水路,阻断敌军撤逃的重要的战役任务。上海市新四军历史研究会宣传委员会副主任余江如的父亲余光茂便是这次战斗的主攻师——三野9兵团30军89师师长。

  三野九兵团30军89师师长余光茂

  30军军长谢振华与余江如的父亲余光茂从小就是一起参加红军的战友。当时,30军89师的战役任务是作为浦东迂回作战的第一梯队,直取川沙、白龙港,以果断的作战行动,解决了川沙、白龙港之守敌,截断敌军从浦东逃窜的要道,然后协同西线兵团,截断黄浦江口,对上海市区守敌形成铁壁合围,以求全歼上海守敌。

说明: C:\Users\LIHONG~1\AppData\Local\Temp\founder\fxzxml_15571067150\IMG90fba60171ef50710639890.jpg

  余江如讲述30军89师的进攻路线

  战役任务要求30军89师5月13日出发,必须在5月16日晚前到达川沙,行进间向川沙发起进攻。为了抢先战机,余光茂所在的30军从5月13日下午出发,不顾江南梅雨、道路泥泞、河沟纵横,一天一夜全部步行军赶了100多公里路,提前到达作战地域,让敌人措手不及。当时一路上桥和船已被敌人拆毁和烧掉,水网地区的江南,连日阴雨河湾都已涨水,给部队的行进带来极大困难。敌人认为解放军距离川沙100多公里,又逢雨天最坏的估计5月17日才能到达,结果30军5月15日就扫除小股敌人的干扰,比三野司令部规定的时间整整提前2天到达川沙以南的江家路镇,用2天的时间发起进攻,迅速歼灭国民党一个军和一个整编师共1万多人。

  想早操胜券,只有加快行军速度。余江如说“当时为了督促部队克服各种困难飞速前进,所有的指挥员包括谢振华军长和父亲,全部放弃骑马和连队战士一样在风雨中徒步行军。部队的干部战士见军师两级首长一起步行,很是振奋!当时由于渡江战役后连续行军,许多战士们的鞋子都磨破了,长期在水里浸泡脚指头烂到几乎可以黏在一起,对疼痛已经麻木了。”

说明: C:\Users\LIHONG~1\AppData\Local\Temp\founder\fxzxml_15571067150\IMG90fba60171ef50710609029.jpg

  余江如在讲述

  5月15日,30军抵达川沙时,敌军还正在布防之中。89师以265团中间突破,266、267团两翼包抄,攻势十分凶猛。仓促间,敌人惊疑飞兵天降,措手不及,265团仅用两个多小时就攻占川沙县城,歼敌700余人。89师在余光茂师长的指挥下,三个团猛扑白龙港,特别是267团用猛虎掏心战术,猛扑敌军。当我军一打进去,敌军首尾难以相顾,只花一个多小时就攻占了敌51军军部,并活捉敌51军军长王秉钺。

  战斗一直打到17日天亮前,终于把敌人51军和整编第8师全部歼灭,除被击毙和少数逃跑的敌人外,俘敌军8000多人,其中仅89师就俘敌约4000人。攻下白龙港,30军就圆满完成了野司赋予的战役穿插、摧毁敌人外围防御体系、截断上海守敌经白龙港从海上逃跑的退路等重要任务。

说明: 说明: C:\Users\LIHONG~1\AppData\Local\Temp\founder\fxzxml_15565202650\IMG90fba60171ef50652137084.jpg

  在攻打白龙港的浴血战斗中,89师负责正面攻击,部队始终士气高昂,克敌制胜,出色地完成了战役任务。余江如回忆他父亲余光茂曾说过,当敌51军军长王秉钺被俘获,被押解到谢振华军长面前时,他说,真未料到解放军来的这么快。谢振华告诉他,这就是解放军与你们的差别!

  “瓷器店里打老鼠”的英雄部队

  1949年5月,在解放上海的解放军部队中,有一支原隶属于山东兵团后被编入解放军第三野战军9兵团的第27军,27军下属79、80和81三个师,上海市新四军历史研究会六师分会原副会长罗愤的父亲罗维道就是81师政委。在上海战役中接到的任务让罗愤的父亲十分兴奋,上级命令:解放上海市区,解放大上海。罗愤说把这座闻名遐迩的东方大都市完整地交到人民的手中也是她父亲罗维道的夙愿。

说明: C:\Users\LIHONG~1\AppData\Local\Temp\founder\fxzxml_15571067150\IMG90fba60171ef50702241439.jpg

  第三野野战军九兵团27军81师政委罗维道

  抗日战争胜利前夕,罗愤的父亲所在的新四军第16旅曾在沪宁杭地区抗击日寇,如今解放大军渡江后沿着过去战斗过的地区到达上海松江。部队在松江作了三天短暂的休整,宣布了进城纪律,全军上下斗志昂扬。5月24日下午,部队接到作战命令后很快从松江前往市区,主要任务是打穿插。部队进军特别顺利,这主要是因为东西两线钳击部队吸引敌人,敌军主力部队被调离郊区作战。因此部队一路过来,虹桥镇、七宝镇、虹桥机场、中山公园、上海西站等很快被27军攻克。罗愤回忆她的父亲曾告诉她这一路经过许多碉堡,里面几乎都是空的,就是有敌人见到解放大军过来也是连头都不敢冒。25日清晨,罗愤父亲带了两个团顺利占领了静安寺。

说明: C:\Users\LIHONG~1\AppData\Local\Temp\founder\fxzxml_15571067150\IMG90fba60171ef50710620767.jpg

  罗愤在讲述

  当时,27军79师、80师、81师一字排开,79师排在最前,顺着南京路往外滩前进。罗维道带领81师两个团一鼓作气打到了苏州河江宁路桥边。当时想过江宁路桥十分困难,多次冲锋都被对岸敌制高点的火力压了下来,牺牲了不少战士。罗愤说“父亲把临时指挥部刚安在了桥南的第二劳工医院,地下党就及时派了中共地下党员、上海对敌策反委员会的田云樵同志来联系了,商量用什么办法能尽快打过苏州河去。父亲说中央指示要‘解放上海,保卫上海,建设上海,不能破坏上海,不能在市区使用重武器和炸药’,既要打军事仗,又要打政治仗,最好能用政治攻势解决对面顽固的敌人。”

说明: 说明: C:\Users\LIHONG~1\AppData\Local\Temp\founder\fxzxml_15565202650\IMG90fba60171ef5065222999.jpg

  于是,田云樵马上想到了一个联系人,他叫王中民,当时在伪海关工作,曾任国民党少将部员,几年前策反过对岸敌51军的军长王秉鉞,虽未成功,但与51军的高层较熟。罗维道马上向聂凤智军长作了请示,得到同意后随即安排参谋送王中民过河。当时两岸的部队还在互相开火,过河确实有危险,王中民顾虑重重,在父亲和田云樵的竭力劝说和保证下,才同意冒险过河去游说。

  罗维道派了2个参谋陪同王中民过桥,王中民在桥下的烟纸店,买到了纸和笔写了大大的“和平使者”四个字,举在头顶上小心翼翼地上了桥,对面看我军先停了火,也就停止了打枪,王中民就这样顺利地过了桥。过河后进入敌51军军部,才知道敌51军的军长王秉钺在浦东已被我军(余江如父亲余光茂所在的30军)俘虏,当时留在上海的国民党军最高指挥官就是刘昌义了。

说明: C:\Users\LIHONG~1\AppData\Local\Temp\founder\fxzxml_15571067150\IMG90fba60171ef50702241442.jpg

  第三野9兵团27军81师政委罗维道解放初期照片

  25日上午,王中民代表解放军向刘昌义提出了谈判的建议,但刘昌义并不相信,认为王中民不能代表解放军,必须直接和解放军谈。罗愤说“于是,刘昌义一个电话打到了81师的临时指挥部,父亲和田云樵直接与刘昌义通话。经过罗维道的劝说,刘昌义答应过河到81师指挥部来谈判。随即刘昌义带着刘凤德、王中民、军法处长魏震亚等人来到了苏州河边,代表国民党驻上海部队与代表中共地下党的田云樵、和代表解放军的罗维道进行三人谈判。

  谈判起初并不顺利,刘昌义提出要求,第一必须是我军承认刘昌义起义,第二保留刘昌义所属部队编制番号不动。此要求被罗维道一口回绝,经过几个小时的讨价还价,最终起草了停战协议。罗愤回忆当时父亲对刘昌义说,如果你现在还下不了决心,只要一个小时你们就会被我们全部消灭!刘昌义见大势已去,就同意了,罗维道和刘昌义双方在起草的停战协议书上用毛笔签了字,对协议中‘暂保留原来的编制、番号’一句,罗维道毫不客气地划掉了。罗愤说“在签字的顺序上,父亲认为先签的一方是投降方,所以坚持要刘昌义先签,他自己后签。”

说明: C:\Users\LIHONG~1\AppData\Local\Temp\founder\fxzxml_15571067150\IMG90fba60171ef50710637489.jpg

  罗愤讲述27军81师的进攻路线

  由于地下党同志的大力协助,促成了刘昌义的停战,我军减少了更多的伤亡,也确保了上海人民和城市建筑的安全。26日凌晨,81师顺利地通过江宁路桥过了苏州河,接管了敌51军、21军及123军的所有防地,解放了包括真如镇在内的整个沪西北地区,并有力地支援了79师对外白渡桥的攻势。罗愤热泪盈眶地说“部队进城前经过严肃的入城教育,其中要求不能随地大小便。27军原是山东兵团的部队,战士几乎都是山东子弟,没人进过大城市。进上海后更找不到茅厕了。为了遵守进城注意事项不进民宅扰民,指战员不仅在马路上睡觉休息,而且不敢多喝水和吃饱饭,由于找不到厕所,战斗中一些战士甚至把大小便拉在自己身上。正是这支部队不仅是威武之师,也是文明之师、仁义之师,他们爱民如父母,才甘愿让自己受这么大的委屈。”

说明: 说明: C:\Users\LIHONG~1\AppData\Local\Temp\founder\fxzxml_15565202650\IMG90fba60171ef50652239536.JPG

  81师的主力从江宁路桥直接向江湾进发,一路扫清残敌。当时沿途全是跑向江湾机场的残敌,国民党飞机一来,人山人海,前涌后挤。我们的战士一看,纷纷对着敌机开枪,敌飞行员看到机场已被解放军占领,知道大势已去,不敢落地,直接盘旋飞走了。罗愤说“事后我的父亲想,当时不开枪就好了,让它们降下来,我军还能多缴获三架飞机。”接着,罗维道马上带着一个团赶到江湾体育场,接受了刘昌义率领的数万国民党残部的投降,81师在火车站也接受了两万多名国民党部队的投降。

说明: C:\Users\LIHONG~1\AppData\Local\Temp\founder\fxzxml_15571067150\IMG90fba60171ef50710637088.jpg

  罗维道与陈毅、粟裕的后代合影(右起:陈毅儿子陈小鲁、罗维道、粟裕儿子粟寒生、罗维道女儿罗愤)

  5月27日,上海宣告全部解放!7613名解放军烈士牺牲在解放上海的战场上,还有无数的地下党的烈士们为上海解放献出了他们的鲜血和生命,才得以让上海城市没有遭到大的毁坏,最后完整地交回到人民手中,致敬,我们伟大的人民解放军!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shzixun@online.sh.cn

本文来源:上海热线 作者: 责任编辑:李红霞

©1996-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许可证编号:31220180001 沪ICP备09025212号 沪网文[2017]6486-491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09号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