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社会新闻

章莹颖曾买警报器 辩方因陪审员哭泣怀疑其公正性

  7月9日,章莹颖案量刑阶段进入第2天庭审。陪审团观看了章莹颖一位大学朋友的视频采访,这位朋友表示章莹颖曾给朋友们一个警报装置,有较强的自我保护意识。朋友为章莹颖坐上陌生人的车感到十分惊讶,至今不能接受她离去的事实。

  据当地媒体《新闻公报》报道,当日下午,章莹颖父亲章荣高率先出庭作证。他回忆道,刚刚听到女儿失踪的消息时,夫妻俩彻夜难眠。“我不知道该怎么度过余生。莹颖,她是我的骄傲,也是我的所有”。

  当检方向章父出示一张照片时,章父哽咽。法官让他喝了水,递上纸巾,让他休息了一会。

  数分钟后,章父介绍,这是夫妻二人送章莹颖坐火车离开时拍的合影,“这是和女儿的最后一张照片”。他说,没有她,生活将不会完整。

  章父作证期间,被告克里斯滕森或低着头,或闭着眼。章父作证结束,被告抓起一张纸巾,放在眼前。

  随后,检方当庭播放了章莹颖母亲的一段采访录像。由于章母情绪不稳定,检方采取录像的方式让章母作证。

  章母说,起初她并不想让女儿来美国,然而,女儿态度十分坚决。最终,她改变了想法,并给予了女儿全部支持。

  “如今,我非常非常的难过。这件事真的真的太难了”,她说,“我们都不知道该怎么继续活下去”。

  章母表示,章莹颖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孩子。她主动帮忙做家务,课业从不让人发愁。

  她哭着说,“我也非常想看到女儿穿上婚纱。我也很想当外婆。抱抱自己的孙子。可是,这些愿望都不能实现了。”

  话音刚落,一名女陪审员起身要求离席。法官宣布休庭15分钟。据媒体报道,这名陪审员跑出法庭后哭了。据章莹颖家属代理律师王志东描述,休庭期间,庭上部分听众失声痛哭。

  对此,辩方律师要求法庭替换陪审员。律师称,这名离席的陪审员做出的判决将存在不公正性。

  之后,法官与这名陪审员及控辩双方律师在内庭会面,并询问其是否能继续这项工作。在确定她能公正地进行判决后,法官让她回到陪审团席间。

  王志东指出,除了章莹颖父母作证外,当日章莹颖的男友、好友、美国联邦调查局探员也相继作证。检方在量刑阶段共安排了8位证人作证。至此,检方的全部证人完成作证。接下来的几天将由辩方传唤证人出庭作证。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shzixun@online.sh.cn

本文来源:新东方网 作者:分享到 责任编辑:顾铭

©1996-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许可证编号:31220180001 沪ICP备09025212号 沪网文[2017]6486-491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09号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