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图片新闻

奇葩室友合租记:上完厕所不冲水、每天带男生回家过夜、随便乱动别人的东西……

 

    又没冲!当我挂上电话准备释放一下忍耐已久的尿意,发现隔壁的室友居然又没有冲厕所。我退回了房间,决定这次要让她自己发现。这已经是合租半年来的第三次了,上一次实在没忍住,告诉她麻烦自己去冲一下,结果她一脸不高兴地说自己明明冲了。所以是我诬赖了她吗?

    回北京半年,也是重回合租生活的半年。实在想说,合租生活里面踩中的室友这个雷,是我对北京爱不起来的主要原因。大概是我运气不够好,自毕业后,从没舒舒服服地享受过一次合租。以前对老友记式合租的向往,早就化作了对独立租房、买房的渴求。

奇葩室友合租记:上完厕所不冲水、每天带男生回家过夜、随便乱动别人的东西……

    无法实现的理想合租状态

    还记得毕业第一次租房,是在豆瓣上找到的室友,她说这个两室一厅的次卧可以跟房东直接签合同,房东人好,她帮忙挂在网上。我们同龄,都才从排得上号的高校里毕业没多久,她看起来挺开朗大方,我觉得我们住在一起,应该会有不少共同语言。

    姑且称她为室友A吧。最开始生活在一起,还算有过一段相安无事的平静日子。差不多过了一两个月,我开始隐隐约约感觉冰箱里放的东西似乎还没开始吃,就已经没了,但是我一向忘性大,觉得是自己记错,并未多想。

    某日远在厦门的朋友跟我打招呼说要来北京玩,想在我这里住两天,我提前跟A打好了招呼,她笑着回说没事,并且告诉我这几天可能也会带一个探探上认识的男孩回家吃饭,准备“用厨艺俘获他的心”。我一顿八卦,两个人还笑作一团。

奇葩室友合租记:上完厕所不冲水、每天带男生回家过夜、随便乱动别人的东西……

    没几天,朋友来了,我特意去买了半个西瓜放在冰箱,才去接她。等到晚上回来,客厅里站着一个高高壮壮的男孩子,我便立刻识趣地带着朋友回到房间,关上了房门。一夜,男孩也没离开。

    因为太久不见,聊了个通宵,直到第二天下午我才醒。这时朋友才从外面进来,有点不太高兴,说A中午和男生烧了一桌子糊掉的菜,吃不完时看到她起床洗漱,叮嘱她把剩下的吃完,然后记得洗碗,就出门了。我有点惊愕,说那我们中午在外面吃,不动他们的好了。

    晚上回家,客厅的饭菜还是和中午一样摆放着。等到了午夜,也不见人回来。因为是夏天,怕剩饭剩菜发馊,我们虽然不大情愿,但还是把碗碟给洗了,其中几块削好的芒果,盖在碗里,还没坏,朋友就吃掉了。

    次日中午,我突然想起来我的半个西瓜,去冰箱拿,结果发现不见了。下午A一个人回来,我便问她有没有看到我买的西瓜。她边脱鞋边大大方方地回答,我见你没吃,怕坏了,就吃了。

    我一时无语,转身要走,她突然瞧见了客厅的饭桌,仿佛记起来了什么似地,问剩下的芒果哪里去了。我说朋友看见还能吃就吃了。她顿时拉下了脸,说自己只让吃饭菜,又没让吃水果,记得明天买一个赔她。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shzixun@online.sh.cn

本文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作者:三联生活周刊 责任编辑:顾铭

©1996-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许可证编号:31220180001 沪ICP备09025212号 沪网文[2017]6486-491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09号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