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长三角两城市同时上马相同项目,有没有必要?

  摘要:如何真正打破区域壁垒、探索长三角一体化高质量发展的路径,更进一步推动区域协调发展?

  “在长三角距离很近的两个城市,同时上马两个几乎相同的项目,有没有必要?”两会会场内,市人大代表、中科院上海微系统与信息技术研究所科研部部长姚薇抛出的这一问题,引发了与会代表们的讨论。

  伴随《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发展规划纲要》落地,沪苏浙皖三省一市的深化合作发展按下了“加速键”。两会会场内,“长三角”成为代表委员的关注热词,在1月16日“贯彻落实《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发展规划纲要》,深入推进长三角一体化发展”专题审议会中,共有260位代表报名,创下了历年人代会专题审议之最。

  热闹之下,更有深思。如何真正打破区域壁垒、探索长三角一体化高质量发展的路径,更进一步推动区域协调发展?

  由上至下:加强顶层设计推动产业协同

  姚薇代表说的产业同构是长三角一体化中存在的一个大问题。产业分工协调不足,长三角各地区各自为政的情况依然存在。如何形成真正的合力分工,避免内耗?

  在姚薇看来,长三角集成电路产业需要顶层设计,需要施加与产业特征相符合的策动力,才能驱动产业同心圆同频共振、一体化发展。“建议应打破行政地域阻断,根据行业特质建立‘大一统’的长三角集成电路行业一体化协同创新基地。”

  市人大代表、松江区委书记程向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得最多的就是“协同”。据他介绍,今年松江将要紧扣“一体化”和“高质量”两个关键,持续推进长三角G60科创走廊建设,其中一个重点就是推动以科技创新策源为特征的区域协同创新。“重点围绕人工智能核心工业软件、第三代半导体芯片、集成电路晶圆生长系统等‘卡脖子’工程和颠覆性技术方向,集聚优势资源,加大区域协同攻关力度。”程向民说。

  市人大代表、金山区委书记胡卫国以金山与嘉兴的联动发展为例,谈到需要在体制机制上作出更大突破。“在区级层面,要建立一体化统筹协调机制,成立推动长三角高质量一体化的领导小组,统筹全区一体化工作。”胡卫国说,金山和平湖的土地开发机制不同、要素成本不同、地方的财税分配比例不同,要想实现合作,首先就需要一个统一的、能够指导两地发展的、具有法定效力的规划。

  此前,嘉定与温州签署了“更高质量一体化发展合作举措”及“2020年度合作工作任务书”,这种合作模式给长三角协作提供了一种新思路。据市人大代表、嘉定区委书记章曦介绍,温州企业通过在嘉定区的“科创飞地”中设立研发中心,将上海科创、人才要素集聚起来,为温州制造业升级提供了有力支撑,这样的“科创飞地”在嘉定区已建成3处。目前温州正在与嘉定共同打造“科创飞地”的升级版——温州(嘉定)科技创新园二期。同时,嘉定区也将在温州市建设一处“产业飞地”,引导一些对土地需求大的产业项目在跨区域合理布局。“两地正积极探索成本共担、利益共享的跨区域合作机制。”章曦说。

  协同发展不仅体现在产业上。民建上海市委举例说,目前“青嘉吴”在生态环境污染监测中,取样的标准、监测布点方式及数据误差矫正等方面的标准不一,污染控制指标及其因子分析也有不同,这给区域生态环境综合治理带来很大的障碍。此外,涉及生活污水、工业废水处理,城市污泥及排污管道网络建设等重点生态环境基础设施建设标准质量都参差不齐。为此,在考虑当地实际情况的前提下,对标现行国际标准及行业准则,应制定一套符合国际标准的本土化规范,确保不同区域及上下游在协同治理的过程中能够用一套标准、一套规则、一套方法、一套体系。

  由内到外:让示范效应进一步溢出

  “示范”不是“试点”,是一个有明确指向性的动词。“示范区”的建立,天生承载着将成熟的经验、完善的功能向外辐射溢出的使命。

  在长三角生态绿色一体化发展示范区内,打破行政区域壁垒的脚步更加紧迫。根据《长三角生态绿色一体化发展示范区总体方案》,示范区就是要率先探索从区域项目协同走向区域一体化制度创新,不破行政隶属、打破行政边界,实现共商、共建、共管、共享、共赢。

  “示范区的建设和发展,仍有不少制度机制需要创新突破。”市政协委员柏国强认为,需要不断深入突破绿色发展源头控制,通过社会各方合作共赢的模式,建立社会共治的区域生态环境治理体系。

  市人大代表、中国长江三峡集团上海区域分支机构筹备组组长石小强建议,示范区应加大改革创新力度,探索出一条从区域项目协同走向区域一体化制度创新的新路径。在规划管理体系、生态环境保护标准、公共服务、要素流动、财税分享等管理制度方面,总体统筹、强化落实,明确各级政府及示范区专门机构权责,划清事权和工作边界。

  三省一市示范区的建设,目的就是为长三角一体化发展探索路径和提供示范,是一体化模式和具体实施方法的一种创新探索实践,由内到外逐步推进一体化进程。在两会会场,两位金山的代表不约而同提到这一问题。

  “前段时间,长三角生态绿色一体化发展示范区的确定,让其他地区很多人觉得自己不在示范区是不是就不受关注了。”市人大代表张斌对这种说法不以为然。他建议,要重视一体化发展中非示范区的建设,使示范区和非示范区建设齐步走、齐发力。根据张斌的畅想,长三角一体化可以在体制机制和合作模式上进行创新,比如先开展两个城市之间的一体化合作,然后再拓展到更多城市之间的合作。不仅政府间有区域合作,在产业链和创新链上也可有更广阔的合作空间。“从上海出发的各条高速公路,沿线的创新园完全可以联动起来。”

  “从对整个上海产业发展布局的研究来看,南向发展研究,特别是对新材料的研究应该是今后一段时间的重大课题。”市人大代表、金山区副区长张娣芳认为,以金山、奉贤、松江等为代表的上海南部地区将承担起内部联接、外部投射的使命,对内将与各区形成功能有机互补、空间均衡高效的城市结构,对外将突破上海及长三角核心地区向南辐射的瓶颈,带动区域内地方性经济圈融入长三角整体发展。

  全面开花:引来更多市场力量参与

  长三角一体化的建设,不仅需要加强政府间的协同,更需要借助市场配置资源的作用。在长三角示范区内,市场的力量已经有所体现。自华为研发中心项目落地青浦后,与之相配套的上下游企业已经陆续布局嘉善和吴江。

  不过不可否认,在参与长三角一体化的进程中,目前的“主力军”还是政府。比如金山区,主要通过政府引导的方式加以推进,如在推进理论创新、实践创新以及各方面创新中,通过政府引导争取在共建园区载体、共推重点项目、共谋乡村振兴等领域实现体制突破。但胡卫国代表表示,在政府引导下,金山区也鼓励支持各类企业、社会组织参与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加大人力、物力、财力等各方面投入。

  民建上海市委建议可以通过产业聚集、多元化融资等渠道让示范区在一些关键领域的发展呈现几何数增长。“除了政府基本的财政配套外,关键是要借力社会资本,例如PPP项目。”

  石小强代表也提到了“PPP项目”。他建议,在推进示范区生态环保领域重大项目和重点工程建设中,依法合规引进社会资本共同参与,借助社会资金资本、技术管理等方面的优势,形成合力。“可以探索PPP EOD(以生态为导向开发)等创新模式,促进社会投资增长,增强有效投资。”石小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达了希望参与示范区建设的意愿,“我们可以提供集团积累的长江大保护的经验,应用到示范区的建设中。”

  市人大代表、复星国际联席总裁、豫园股份董事长徐晓亮提议建设长三角文创产业孵化基地。在他的设想中,今后豫园可以争取市级创意设计发布、展示、交易平台落户,引进国内外知名时尚品牌首入店、旗舰店和体验店,举办具有国际影响力的高水准艺术展会活动,推出富有海派特色、长三角特色的文创产品。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shzixun@online.sh.cn

本文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陈抒怡 茅冠隽来源 责任编辑:顾铭

©1996-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许可证编号:31220180001 沪ICP备09025212号 沪网文[2017]6486-491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09号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