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印度三任总理的大国梦:不能在世界上扮演二流角色

  特约记者 钱克锦

  和世界上其他国家相比,印度在世人的眼里带有许多谜之色彩:它的文明历史悠久,但成分复杂,历史与现实的联系似乎并不是很清晰;以人口算,它是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但古老的种姓制度却仍在很多领域影响人们生活;它雄心勃勃,但是至今影响仍难超出南亚次大陆。

  这个文明古国素有大国之志。早在1943年独立前,印度的开国总理贾瓦哈拉尔·尼赫鲁就曾表达过对大国地位的憧憬:“印度是不能在世界上扮演二流角色的,要么做一个有声有色的大国,要么销声匿迹”。

  我们该如何理解这样一个印度?

  “尼赫鲁-甘地”家族

  1947年8月15日的子夜,尼赫鲁在国会宣布印度独立时说,“当午夜钟声响起,全世界还在沉睡的时候,印度将苏醒并迎接生命与自由。”

  但“迎接生命和自由”的过程,一开始却充满动荡和血腥。根据《蒙巴顿方案》,印度和巴基斯坦分别独立建国。建国之初,居住在印度教徒地区的伊斯兰教徒,大批逃亡伊斯兰教徒地区,印度教徒和锡克教徒逃往印度教徒地区,有不少是被强迫移民,旁遮普地区还发生冲突、暴动和屠杀,有研究称至少有50万人丧生。

  混乱和流血得到控制后,首任总理尼赫鲁和他的政府就面临着如何建设一个新印度的问题。

  与对印度文明充满自信的圣雄甘地不同,出身显赫的尼赫鲁更愿意向外界寻求发展道路。尼赫鲁虽然也是个民族主义者,但他在英国留学多年,也深受英国费边社的影响,终身提倡费边主义。费边主义主张把资本主义的自由民主和社会主义相结合,通过温和改良而非暴力革命实现社会主义。

1.jpg

  尼赫鲁认为民主和社会主义可以实现调和,他观察道:“单纯的政治民主所具有的一切弊病在美国很显著;而由于缺乏民主所导致的一些弊病也存在于苏联社会。”在自传中尼赫鲁也曾写道,政治自由和独立当然非常重要,但他们只是朝着正确的方向的必要步骤,如果没有社会主义,无论是国家还是个人,都不可能获得很大的发展。

  值得一提的是,经济“社会主义”思想在独立前后的印度颇有社会基础。1944年,包括J.R.D.塔塔和G.D.贝拉等八名产业大亨,起草了一份经济计划。在这个被成为“孟买计划”的文件中,他们在展望印度独立后15年的美好前景时,宣称“经济生活的方方面面几乎都要受到政府严格控制,个人和企业自由将被暂时搁置。”资本家要求政府强力干预,在今天看来不可思议,但这反映了当时印度精英们的思想。

  尼赫鲁本人从印度独立开始,一直执政至1964年。在他之后,绝大部分时间是他女儿英迪拉·甘地和她的儿子拉吉夫·甘地执政,直至1989年。百年老店国大党也深深打上“尼赫鲁-甘地”家族的烙印。

  “尼赫鲁-甘地”家族执政时期,印度基本上是按照尼赫鲁和商界精英设想,在政治上仿照英美,实行议会制和联邦制,三权分立;经济上则以苏联为模板加以调整,实行一种混合了资本主义元素的社会主义经济政策。

  这种政策下,政府确保公营部门在军工、核能、钢铁、化肥、机械制造和铁路等行业的主导地位。英迪拉·甘地时期更是将上了一定规模的私人银行和保险公司进行国有化。

  然而,这种模式的成就却差强人意:1951年到1979年,GDP年均增长率不到4%,在发展中国家属于中等水平,被西方戏称为“尼赫鲁式增长”,含义暧昧。僵化的体制抑制了印度的活力并削弱印度的国际竞争力。

  不过印度在这一时期在其他领域也取得一些成就。从制度上削弱种姓制度的影响,加强对贫民和流浪者的社会关怀,在外交上成为不结盟运动的代表者。正因为如此,尼赫鲁依然受到印度民众爱戴,在国际舞台也享有很高声望。

  “孱弱领导者”辛格

  但经过“尼赫鲁-甘地”家族几十年的执政,印度既没有成为有声有色的大国,也没有销声匿迹。

  上世纪90年代,冷战结束不仅在政治上改变了世界,在社会思潮上也带来巨大冲击,经济改革也成为一种潮流“尼赫鲁式社会主义”此时也是难以为继,印度社会要求改革的呼声越来越高。

  尽管从1980年代,印度政府已经开始悄悄地进行经济市场化的改革,但人们一般认为真正改革是从1991年纳拉辛哈·拉奥出任总理开始。实际上从那时起到现在,拉奥、阿塔·瓦杰帕伊、曼莫汉·辛格和纳伦德拉·莫迪连续四任总理都在不断深化经济改革。其中辛格的作用尤其引人注意。

  辛格是个国大党元老,也是个经济学家。1991年至1996年拉奥任总理时,辛格出任财政部长;2004年国大党联盟胜选后他又担任总理(印度第一位锡克教徒总理),成功连任至2014年。

  就任财长不久,辛格在宣布经济改革开始的时候说:“让全世界的人民都听清楚,印度现在已经完全清醒了。”——印度正式开始放弃计划经济的路线,走向市场经济。

  在辛格的主导下,印度开始大刀阔斧式改革经济体制,公营部门控制的行业只剩下原子能、军用航空、舰船和铁路运输四个部门;改革金融和财政体制;调整外贸与外资管理等等。

  “清醒了”的印度果然不一样,1990-1999年,印度GDP年均增长率5.9%,随后的十年这一数字高达7.7%,成为仅次于中国的经济快速增长的国家。辛格因此也被一些人称为印度经济改革之父,或印度经济改革的总设计师。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shzixun@online.sh.cn

本文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钱克锦 责任编辑:顾铭

©1996-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许可证编号:31220180001 沪ICP备09025212号 沪网文[2017]6486-491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09号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