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船坚炮利︱从荣耀到末路:上海兵工厂自制装甲汽车的曲折命运

  相对于坦克,更加易于制造的装甲汽车出现得更早,在一战中首次被大规模投入战场。紧随其后的俄国内战、德国内战和爱尔兰独立战争等局部战争中,装甲汽车也都曾发挥重要作用。

  有据可查的在中国生产的最早的装甲汽车,是1921年上海瑞镕船厂(The New Engineering &Shipbuilding Co.)为上海万国商团(Shanghai Volunteer Corps)制造的装甲汽车。该车的装甲钢板购自英国,以平均一年一辆的速度制造了10辆,于1930年停产。但该车由外国人设计、装备由外侨组成的万国商团提供,称其为中国最早的自产装甲汽车恐怕并不合适。

  此后各路略有势力的军阀都开始自造装甲汽车,其中最有特色的可能是军阀卢永祥和何丰林在1924年江浙战争期间使用从法国进口的12台雪铁龙-凯格尼斯(Citron-Kgresse)10马力半履带底盘制造的半履带装甲车,这种车辆同样是在上海制成的。然而军阀混战时期的装甲汽车资料存留非常稀少,其改装的时间和地点大多不明确。相对于这一时期被各方大量制造和使用的装甲列车,装甲汽车的参战记载也比较缺乏。

  中国最早有较为详尽资料的自制装甲汽车,是1929-1930年上海兵工厂为蒋介石政府研制的两款装甲汽车。这两种装甲汽车产量很少(可能各2辆),同样也未曾参加过太多作战行动,但它们在当时南京的警卫工作中表现活跃,参加过隆重的孙中山先生奉安大典,被调往华北与日军对峙,也曾赴江西“围剿”红军,甚至其照片还被许多国内外军事书刊当成日本装甲汽车一直刊登到21世纪。其经历反而比国民党军早期的卡登-洛伊德超轻型坦克丰富得多。

  缘起

  根据台湾地区“国史馆”保存的档案,国民党军队最早考虑在上海兵工厂制造装甲汽车可以追溯到1928年3月。当时担任国民革命军第一集团军第三军团总指挥的贺耀祖与冯玉祥手下的将领方振武、孙良诚联合进攻据守鲁西南的孙传芳军队。当时孙传芳的五省联军和张宗昌、褚玉璞的直鲁联军是国民党军“北伐”的主要障碍。根据方振武部获得的情报,孙传芳军中装备了14辆“坦克车”。贺、方、孙三人对此十分担忧,贺耀祖于3月24日向蒋介石发报说:

  “孙逆有坦克车十四辆之说,系方部所得情报。比以鲁西地形平坦,随处皆可使用;对此无法应战,极堪顾虑。商定由职电钧座,速饬上海兵工厂制办将汽车多辆装置甲板,并每辆据置山炮或平射炮一门,以资应敌等语。”

  关于直鲁联军和五省联军的装甲车辆,目前能找到的资料非常稀少。根据《中国武备图志装甲兵篇1930-50》作者、兵器史研究者张之维先生收集的驻天津美海军陆战队军官的报告和照片,美军军官1928年4月曾在天津附近的陈塘庄拍摄过一辆直鲁联军装甲汽车;美军军官的相册中还有同属直鲁联军的一辆来源不明的双炮塔坦克照片。考虑到当时大量直鲁联军的白俄装甲列车配属孙传芳军使用,孙传芳极有可能获得了直鲁联军配给的坦克或装甲汽车。

  虽然上海兵工厂真正制成装甲汽车要等到整整一年以后,但考虑到此前可能没有制造装甲车辆的经验,不能排除上海兵工厂的装甲汽车研发与贺耀祖的要求有关。当然,等到真正造出装甲汽车,它们原先所要对付的敌人——五省联军和直鲁联军,早已灰飞烟灭了。

  驻天津美军拍摄的直鲁联军装甲汽车与坦克,它们可能启发了上海兵工厂装甲汽车(张之维 供图)

  1929年型装甲汽车

  上海兵工厂制造的装甲汽车共有两型,当时可能没有型号而是被直接称为“铁甲车”或“钢甲车”。笔者为区分起见,根据它们的出厂年代,分别称之为1929年型和1930年型。

  首先要说明的是,上海兵工厂1929年型装甲汽车的照片一度被大量西方军事书刊和网站标注为所谓“日本大阪造92式装甲汽车”,并被认为是日本早期装甲汽车之一。这种荒谬的错误可以追溯到1945年6月东南亚和印度的盟军总司令部印发的《日本武器与装备》(Japanese Weapons and Equipment)图册。直到近年大量日本资料的翻译出版,人们才逐渐意识到这种“大阪造装甲汽车”根本是子虚乌有,但一直罕有人指出这种装甲汽车的真实身份。

  目前发现最早的有关1929年型装甲汽车的资料来自当时上海的英文报纸《字林西报》(The North-China Daily News),其1929年2月22日的报道称:“南京的军队司令部向江南制造总局(即上海兵工厂)订购的三辆装甲汽车壳体已经完成,将在几天后被送往南京。每辆车组装完成后,可安装四挺机枪。”从后来的情况来看,这个报道有两处错误:第一,1929年型装甲汽车的总数不是3辆而是2辆;第二,装甲汽车的总装在上海兵工厂内完成,而不是送到南京再与底盘拼合的。

  中文报纸对装甲汽车的报道则要等到一个多月以后。1929年3月27日《民国日报》称:“兵工厂最新制造军用装甲汽车二辆,形式异常新奇,车身纯系钢板,可容士兵十人。前后置机关枪二辆,最适合于巡查之用。日前已完全竣工,昨据兵工厂工程处消息谓该项汽车已经拨借与第五师,现由该部派员领取应用。”这一报道对装甲汽车信息的描述基本准确。而同日《新闻报》的报道则称除了两挺机枪外车内还“置有迫击炮一门”,不清楚是确实能够运载还是出自记者的想象。

  同年4月18日的《民国日报》跟踪报道了这两辆装甲汽车在上海龙华飞机场测试机枪的情况。两辆装甲汽车分别使用机枪向800米外的固定靶标射击250发,据称命中精度尚可。不过更有价值的是这篇报道中对装甲汽车自身的描写:

  “是项钢甲汽车,外形纯系钢板,较普通汽车为大。二车内外构造相同,记者由明副官(第五师军官明萃五)指示,得见内部构造,精致无匹。机关枪装置前后二端,可以上下左右转动;两旁装置小铁门八面,预备开放手提机关枪之用。车顶有电灯四盏,另有一盏,高出顶上,亦能旋转,可照四五里之远。内部可容九人,并可装子弹箱一具,车身重量约二十吨。”除了重量较为夸张之外,文中的描述与照片中所见的1929年型装甲汽车都基本吻合。

  1929年第1期的《兵工杂志》刊登了一幅非常清晰的1929年型装甲汽车的照片,并附有这种装甲汽车的诸元。由此可知,该型装甲汽车长5.6米,高2.2米,宽1.1米,全重3021.5千克。武器装备为2挺同样由上海兵工厂制造的三十节重机枪(勃朗宁M1917重机枪的仿制品)和6枝手提机关枪(即冲锋枪),备弹10000发,乘员六人。该车整体设计具有浓厚的一战遗风,而3年后出现的西班牙毕尔堡1932年型装甲汽车的布局与之非常近似,可谓殊途同归。车身四周安装垂直的铆接装甲板,车头则有可以掀开的大型盖板,发动机舱两侧有散热格栅。两挺三十节重机枪一挺安装于车顶的炮塔中,炮塔似乎不能旋转但机枪的方向射界甚大,另一挺则安装在车尾。从一些侧后照片来看,1929年型装甲汽车炮塔后部有一个突出的半圆柱体,具体功能不详,或许用于容纳探照灯。此外,在车顶四角上还安装有4具小探照灯,与《民国日报》的报道完全相符。

  《兵工杂志》刊登的照片拍摄于上海兵工厂机器厂门口,装甲汽车尚未安装车顶四角的小探照灯,应当摄于装甲汽车出厂之前。装甲汽车的车头有“国旗与党旗”交叉图案,并钉缀有工厂铭牌。

1 2 3 ... 5 下一页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shzixun@online.sh.cn

本文来源:澎湃 作者:澎湃新闻 责任编辑:顾铭

©1996-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许可证编号:31220180001 沪ICP备09025212号 沪网文[2017]6486-491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09号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