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图片新闻

新冠待解|如何应对下一场疫情?高福:还有COVID-29

  新发传染病能做“天气预报”吗?

  显然,被动应对的代价是巨大的,人类是否能主动出击、将疫情扼杀在“萌芽”中?这或许是将疫情视为“灰犀牛事件”的病毒学家们的终极目标。

  前述病毒学家表示,现在借助些新的技术,例如宏基因组技术,科学家们可以更快地发现和认识病毒,“第一是你如何认识传染病?第二是只有你的认识水平到位了,你才知道该如何主动去做?”他表示,到目前为止,科学家还没办法像预报天气一样预报新发传染病,“但是我们能不能做到提前给大家提供预警?”

  该病毒学家强调,一旦新的病毒、新的疾病出来,“我们能不能马上就把这个病毒发现出来,然后就做出预判让大家赶快防范它?能做到这一点也行,过去人类和传染病做斗争过程一直是被动的,寻找病原体的时间就很长很长。”

  当然,在一些科学家看来,预报新发传染病难度重重,但上述病毒学家认为,尽管如此仍应该去做。“就在20年前,预报天气也是不像今天这么准,但技术的进步让它得以精准,病毒也类似,我们把参数搞清楚、变化规律搞清楚,我们就可以做模型,再用大型计算机,你有越多的参数和更好的模型,预测不就精准了吗?”

  他提到,现阶段,科学家们首先要清楚自然界里到底有多少种病毒,以及这些病毒在自然环境中它是怎么传播的?“这些都是预测模型中的参数。”

 

  全球人类冠状病毒分布。来源:高福等人发表的论文“Epidemiology, Genetic Recombination,and Pathogenesis of Coronaviruses”。

  记者2020年10月参加的第十五届国际基因组学大会(ICG-15)时,石正丽认为,科学家的研究不仅仅是解释病毒高发地及其遗传多样性,更应该了解这些发现的病毒未来是否有传播到人类社会的可能。“自然界中存在很多的冠状病毒,我们不知道哪种会是下一个跳跃到人身上的,也不是何时、以何种方式发生,我们无法预测,但我们可以做一些工作来预防。”

  她表示,病毒需要跨过两道障碍才能最终感染人类,第一道是从蝙蝠等自然宿主传播到家养动物等中间宿主,第二道是从家养动物到人,“如果能阻断这两个环节,我们就能最大程度降低新发传染病出现的风险。”

  2003年SARS暴发后,很多急性呼吸综合征相关的冠状病毒(SARSr-CoV)在其自然宿主——蝙蝠中被发现。以往研究也表明,其中一些SARSr-CoV具有感染人的潜力。

  “早发现、早预警、早干预。”石正丽强调,“在病毒找到我们之前,先找到它们。”

  王林发还提到,在新发传染病报告方面,全世界还在部分遵循100多年前的“科赫法则”,即第一要有病人群体,第二要从病人里面分离到病原,第三体内能培养这个病原,第四放回去它也要能够致同样的病。“除了第四以外,大家还是按此‘规矩’在办。”他认为,以后应考虑可否通过高通量测序来报告,报告的不一定是确定的病原,也可以是怀疑的病原。

  王林发还提到一点,每次新发传染病的时候我们总会觉得备战不够。SARS已经是规模足够大的新发传染病,但是SARS以后,科研经费和重视程度都退回去了。“我们今天讨论的最多的问题就是关于新冠病毒到底能不能有一个马上上市的疫苗,能不能对人有保护作用。假如SARS暴发以后的非疫情时期,我们不停地全力以赴的做这个工作的话,也许这一次新冠来的时候我们的平台已经有了。”

  王林发说,“所以无疫情时期一定要引起重视,所有的科研也好、政策也好、警报系统也好、备战也好,这些工作如果停下来,再下一次战争来的时候,再次暴发新发传染病的时候,我们会犯同样的错。”

  高福在其此前发表的文章中写道,一些关键的未来调查的领域包括:已经流传在动物种群内的人类冠状病毒;动物中冠状病毒重组的共性;动物可能作为下一代新型重组冠状病毒“重组载体”的动物;监测和预测动物中可能出现的高毒性、重组冠状病毒。

  “此外,必须紧急提前吸取SARS-CoV和MERS-CoV疫情的教训,以便有效地为下一次冠状病毒引发的疫情做好准备。”他表示。

  当然,人类在每一次实战之后总会做出一些改变。

  高福认为,2003年,一场毁灭性的SARS-CoV暴发,改变了中国防控疫情的方法。“一套复杂的监控系统已经投入使用,虽然主要由政府主导,但它与学术、行业和医疗领域的各种机构进行广泛合作,以建立一个广泛、全面的网络,尽早发布即将暴发的疫情警告。”

  高福指的就是中国建立的世界上规模最大的传染病疫情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网络直报系统。

  记者在2020年11月参加了一场学术会议,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前首席科学家曾光在这场会议上总结了几点2003年中国针对SARS的防控经验,包括确立国家应对的公共卫生防控策略;战时状态的联防联控指挥部、参谋部等;对疾病进行依法管理,乙类传染病甲类管理,集中隔离密切接触者;免费救治策略,中西医结合;科研攻关与疫苗研究;国民参与的社区防控;关闭医院感染严重的医院,建立了小汤山医院;与世界卫生组织(WHO)密切合作;专家、官员直接面对媒体和公众。

  曾光还表示,对于此次的新冠防控,中国对此前SARS防控经验的“遗产”照单全收,“同时有重大创新发展。”

  国际上,EVENT201组织者则据推演结果最后提出了7条建议:

  第一,政府、国际组织和企业现在应该计划在大规模流行病中如何利用基本的公司能力;

  第二,工业界、各国政府和国际组织应共同努力,以增加国际持有的医疗对策(MCM)库存,以便在严重大流行期间实现快速、公平的分配;

  第三,各国、国际组织和全球运输公司应共同努力,以在严重流行病期间维持旅行和贸易。旅行和贸易对于全球经济、国家乃至地方经济都是必不可少的,即使面对大流行也应给予维持;

  第四,政府应该为严重大流行期间所需的疫苗、治疗方法和诊断方法的开发和大量生产提供更多资源和支持;

  第五,全球企业应认识到流行病的经济负担,并做好更充分的准备;

  第六,国际组织应优先考虑减少流行病和大流行病的经济影响;

  第七,在应对下一次大流行之前,各国政府和私营部门应把管理错误信息和虚假信息的方法放在优先位置。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shzixun@online.sh.cn

本文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贺梨萍 责任编辑:顾铭

©1996-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许可证编号:31220180001 沪ICP备09025212号 沪网文[2017]6486-491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09号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