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图片新闻

女法医:我正解剖尸体,死者突然打了个嗝……

 

  她们也曾呕吐过无数次,也曾看着满地的蛆虫全身发抖,可她们比谁都清楚,自己是死者的发言人:“必须用专业给死者一个交代,还家属一个真相。”

  这世界上谁都能害怕尸体,唯独法医不能。

  他们必须留下,听死者在世上的最后一次“讲述”。

 

  03

  做法医,和尸体打交道,也是在和危险打交道。

  对她们来说,最怕的不是现场有多血腥恐怖,而是各种传染性疾病,还会面临特殊尸体释放的毒素、病菌风险。

  法医黄墁还记得,在对一具艾滋病感染者的尸体进行解剖时,不小心被沾染了死者血液的缝合针刺破了手指。

  “很害怕,就想自己还那么年轻,自己还有很多事没有做。”

  此后她就开始服用艾滋病阻断药物,药物需要连服三个月,多次复检,而且副作用很大。领导让她休息,然而第二天,她却还是出现在了工作岗位上。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shzixun@online.sh.cn

本文来源:北晚新视觉网 作者: 责任编辑:姚卫斌

©1996-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许可证编号:31220180001 沪ICP备09025212号 沪网文[2017]6486-491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09号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