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图片新闻

种口牙堪比买辆宝马车, “口中生意”为何如此暴利?

  带着父亲去拍完牙片后,医生给高瑞秋报出了价格,种2颗牙齿需要3万元。

  “我当时怔住了,万万没想到种个牙居然会这么贵。”高瑞秋对第一财经记者说,在反复思索后,她还是决定带着父亲再换下一家医院,最终父亲在种完4颗牙齿后还是花去了2万多元。她感慨,一个月的工资就这样“灰飞烟灭”。

  在各大社交媒体上,类似“种口牙堪比买辆宝马车”的段子广为流传。除了种牙外,牙齿正畸的价格同样高昂,万元起也十分普遍。

  在多数人的眼里“口中生意”属于暴利的行业,这种暴利,到底是如何产生的?

  口腔医疗可大致分为治疗和医美两个范围,口腔科部分治疗属于医保支付范畴,我国目前政策仅针对口腔疾病治疗和手术方面进行医保报销,如牙周疾病的治疗;医疗美容方面,如种植牙、正畸等美容暂未列入报销范围,需进行自费。口腔美容,是目前不少口腔医院、口腔诊所发力的重点业务,也构成了盈利的主要来源。

  口腔种植主要针对牙齿缺失问题,修复方案可分为种植牙、烤瓷牙和活动义齿三种,效果从好到差、费用从高到低的排序为种植牙、烤瓷牙、活动义齿。牙齿正畸则通过佩戴金属托槽、隐形托槽等矫正装置,来调整颌骨、牙齿、肌肉、神经的位置,达到牙齿整齐美观的效果。

  刘小朋对第一财经记者晒出了其近期在重庆一家口腔医院种植一颗钛合金牙的收费单,这张收据涵盖了种植体种植手术、瓷冠、骨粉三个细分项目,整体收费高达1.48万元,其中单价最贵的项目是种植体种植手术,费用就达到了8800元。与此同时,他也向第一财经记者展示了身边朋友种植牙后的收费单据:种植两颗牙齿最终花费了约3.04万元。

  中国口腔医疗集团招股书显示,2020年前9月,公司口腔综合治疗科、牙齿正畸科、口腔修复科、种植牙科这四个牙科单次就诊的平均开支分别为445.2元、6157.7元、2976.3元、5028.5元。

  通常而言,上述这些医疗项目并非单次就诊就可解决。

  中国口腔医疗集团亦表示,因牙齿正畸科一个疗程通常涉及多次治疗,持续一年至两年时间种植手术的服务费因治疗使用的种植牙种植体及假牙冠的材质及品牌而有很大差异。种植牙种植体一般由钛合金制成,患者可选择从德国、瑞士及韩国等海外国家进口的不同品牌,种植牙种植体每颗牙齿6000元至1.68万元。

  一位牙医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种植牙、正畸等医疗项目,之所以收费高,耗材成本高是一大因素。

  “以种植牙为例,全口种植的费用,有时可以达到五六十万元,其中的耗材成本可能就要达到20万元左右。种植牙需要涉及种植体、牙冠等耗材,目前种植体耗材绝大多数要依靠进口;牙冠等耗材,国产的虽逐渐在发展,但有些加工精度可能还是不如进口的。牙科医疗器械行业具有多领域、多技术融合、技术更新快等特点,行业核心技术人员不仅需要掌握医学与机械自动化知识,还需具备管理学、力学、材料学等多学科的知识储备。国外的口腔医学领先国内发展多年,不少大公司已形成一个系统的研发体系。综合之下,多数的医生更倾向于使用进口的耗材。”该牙医人士说。

  头豹研究院发布报告显示,牙种植体、口腔正畸器以及牙科影像设备是目前牙科医疗器械行业利润水平最高、发展速度最快、增长空间最大的三大分支领域,在牙种植体领域,以全球六大牙种植体生产商(包括瑞典的 Noble Biocare、瑞士的Strauman、美国的 Dentsply Friadent、Biomet 3i、Zimmer、韩国的 Osstem)为代表的外资企业就占据了中国90%以上的市场份额。

  在口腔正畸器领域,中国本土厂商正在崛起,如时代天使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时代天使”)就是一代表企业,主要经营隐形矫治产品。

  时代天使在近期发布的港股招股书显示,2018年、2019年、2020年前9月,公司的毛利率分别为63.8%、64.6%和70.8%,这无疑高于下游的口腔医疗服务机构的毛利率。对比之下,中国口腔医疗招股书显示,公司2017年、2018年、2019年、2020年前9月,公司整体的毛利率分别为50.9%、56.2%、54.4%及58.1%。

  “口腔医疗项目收费贵,除了耗材成本外,最大的成本还是人工成本,如种植牙很考验医生的技术,整个手术比较复杂,对医生能力的要求也比较高。可以说,口腔医疗项目收费中,最大的成本还是医疗成本。”上述牙医人士说。

  安信证券表示,牙医作为口腔医院/诊所的核心资源,人员占比普遍在50%以上,且牙科医技人员薪酬水平较高,年薪范围在6.7万~52.6万元之间(温州市)。以通策医疗为例,2019年公司的人力成本为5.62亿元,在营业成本中占比达到55%,较去年提升19.32%,单个医技人员的年薪平均在20万元以上。

  另有口腔行业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与公立口腔医疗机构相比,民营口腔医疗机构最大的竞争压力是获客难,这种获客难的问题,也导致民营口腔医疗机构需要在营销上付出更多的努力。

  中国口腔医疗集团亦在招股书中表示,2017年、2018年、2019年以及2020年前9月,营销及推广开支(包括线下营销,例如于报章刊登广告)及在线营销(例如百度的搜索引擎优化)占公司销售开支的一大部分,占比分别约为63.2%、50.8%、35.7%及31.9%。

  层层叠加的成本,造就了口腔生意的“暴利”局面。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shzixun@online.sh.cn

本文来源:上观 作者: 责任编辑:顾铭

©1996-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许可证编号:31220180001 沪ICP备09025212号 沪网文[2017]6486-491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09号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