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美对华细菌战“黑历史”来自抗美援朝战争期间美军战俘的亲口讲述

  朝鲜战争期间,美军对朝鲜和中国实施了罪恶的细菌战,多位国际专家组成的国际科学委员会调查了这一事实,并撰写了《调查在朝鲜和中国的细菌战事实国际科学委员会报告书及附件》。

  近日,记者在辽宁省丹东市档案馆采访时看到这份报告。里面详细记录了肯尼斯·伊诺克、约翰·奎恩、弗洛伊德·奥尼尔、保罗·尼斯四名参与细菌战的美军战俘的自述,内容包括实施细菌战前他们听的秘密演讲,投掷细菌弹的过程等。记者对四名战俘的供词进行了系统梳理,还原了他们眼中的那段美军细菌战“黑历史”。

  听细菌战“秘密授课”

  这本写成于1952年的厚重报告,由中国的钱三强、英国的李约瑟、巴西的贝索亚教授及其夫人、法国的马戴尔、瑞典的安德琳、意大利的葛拉求西和欧利佛、苏联的可华斯基、茹科夫·维勒斯尼科夫等公正而又独立的国际科学家组成的调查组共同起草。

  报告以大量的现场证据、实验数据和照片等,详细记录了美军当年罪恶的行动。

  其中包含的美国空军俘虏供词,增强了整篇报告的立体感和真实性,还原了美军的那段罪恶历史。

  记者在梳理供词时发现,四名美军战俘都提到,他们曾在日本、朝鲜听了教授细菌战方法的“私密讲演”。

  他们回忆说,有演讲者明确说美国军队当时正在进行细菌战,对如何发射带细菌的炮弹、投掷装有细菌和昆虫的容器等内容都有详细介绍。在讲到这些容器或炸弹时,他们中还有人能画出样子来。

  美国空军飞行员约翰·奎恩供认,1951年12月18日,他在朝鲜群山空军基地听了一堂有关细菌战的讲课,教室内有20个人,都是驾驶员、领航员,前来讲课的是日本来的一个专家,名叫阿西福克。

  约翰·奎恩说,这个专家在讲课中说:“不能单独空投细菌,因为在阳光的直接照射下,细菌在60秒内就会死亡,必须要借多种不同的昆虫和啮齿类动物传播。这类昆虫和啮齿类动物在实验室的条件下培养了好几代,选择它们是因为它们在任何时候任何地点,即使在不利的条件下都能够生存。”

  后来,那名专家还拿了一张有虫子的旧衣服照片给约翰·奎恩等飞行员、领航员看,那些虫子看起来像苍蝇和虱子,在衣服内爬着,并说这些虫子是经过挑选和培养的,以便它们可以耐寒并且不吃东西还能活很久。

  肯尼斯·伊诺克也供述了他在日本听的秘密讲演,讲演中提到了细菌弹的样子。细菌弹中装有带定时信管能在空中爆裂的容器,用带有降落伞的容器来投掷昆虫,污染蓄水池。

  肯尼斯·伊诺克供认说,他在听私密演讲时了解到,可散布的细菌类型很多,如斑疹伤寒、伤寒、霍乱、痢疾、鼠疫、天花、疟疾以及黄热病。

  黏附细菌的昆虫是虱子、跳蚤、苍蝇、蚊子等。散播细菌的方法还有投掷带有细菌的传单、大便纸、信封等。

  记者梳理发现,四名战俘还提到了美军对秘密演讲的高度保密性,课后不准再有任何私下讨论。

  保罗·尼斯在供词中说,他听了1952年1月22日麦克拉弗林上尉的演讲。演讲结束后,麦克拉弗林上尉说:“再一次,我要告诉你们,出了这房间就不要讨论此事,否则你就要受军事审判。”之后还拿来了保证书,每人一张叫他们签名,签名以后还给他。

  保罗·尼斯回忆说,保证书上的内容是,“我知道我不能讨论在会上所讨论的任何东西,如有违反,我将受战争条例所规定的惩罚”。

  投放“不爆炸的炸弹”

  报告中,四名美军战俘都供认,他们接到了执行细菌战的命令,虽然内心极不愿意但还是执行了飞行任务。他们中有人执行任务后,汇报结果时只准用“不爆炸的炸弹”的名称来掩盖实施细菌战的秘密。

  保罗·尼斯在回忆执行细菌战任务时说,1952年3月27日清晨五时半,他被命令执行细菌战任务。

  “在6时45分,我出来走向我的飞机。有两个人,身穿白色衣服,戴着口罩遮住鼻子和嘴,戴着手套,正把细菌弹装上我们的飞机。他们将炸弹从卡车上搬下,用手将炸弹安装在挂钩上。”“这种炸弹与正常的500磅定时炸弹一样,上面没有特别标识。”

  保罗·尼斯和同伴们起飞上升至1万英尺,后俯冲到6000英尺将弹投下。“降落伞使炸弹轻轻落在地上。当炸弹碰到地时弹体分裂成两半,动物或昆虫就跑出来。在这种细菌弹中,我们装进的是鼠、虱子、小鼠、跳蚤。”

  保罗·尼斯还说,秘密演讲时教官就提到,投放细菌弹的地点通常是大城市的近郊,而不是城内,因为投在城内人们会在昆虫和动物逃出时将其杀死。执行任务返回时,称它们为“不爆炸的炸弹”。

  弗洛伊德·奥尼尔回忆说,他在1952年2月15日执行过一次细菌弹投掷任务。他们8点起飞前,细菌弹已经由军械处特派人员装载在了机翼上。“当投掷细菌弹时,我们在操纵室里按了两个电钮,使信管发生作用……我们不知道投下的细菌弹内装的是哪种细菌,我们只知道是细菌弹。”

  记者梳理供词发现,这四名美国空军战俘供述的细菌弹,主要分为两种,一种是装有定时信管在空中裂开的炸弹,适合于带细菌乳剂或类似的东西。

  一种是有降落伞的炸弹,适于装载带菌的昆虫和动物。

  据美军战俘供述,他们对于细菌战可能使用的病原已有充分预防,注射了如破伤风、伤寒、霍乱、天花等疫苗。有人执行任务回来后还要经过验血等身体检查。

  约翰·奎恩在供词中说:“我们必须遵守所有保持清洁的规定……当发给我们药时,我们就应该服用……我们必须按时进行防疫注射。”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shzixun@online.sh.cn

本文来源:参考消息 作者:于力 邹明仲 责任编辑:顾铭

©1996-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许可证编号:31220180001 沪ICP备09025212号 沪网文[2017]6486-491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09号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