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国内新闻

长江流域有条“烧柴带”,珍稀植物也成了“柴”

  红豆杉、润楠、三尖杉被当“杂木”扔进炉膛

  三峡植物研究所所长向秀发长期在长江沿线野外考察,对三峡库区的珍稀植物很有研究。近年来,他有过多次难忘而痛心的考察经历。

  “去年3月,我在长江中上游的一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考察,看到农户家里的一捆柴火里有20多棵篦子三尖杉,这可是国家的二级保护植物啊!”向秀发说,“这种植物长得很慢,要几十年直径才能长到5-6厘米。这一刀下去,一棵珍稀植物就没有了。”

  “去年6月,我在长江中上游的另一个国家自然保护区,看到了一根3米多长、直径20多厘米的润楠,被村民砍回家当柴烧。这根润楠约有六七十公斤,也是二级保护植物,至少生长了三五十年。”向秀发说。

  据向秀发介绍,除了珍稀植物,一些濒危植物如红豆杉也会被群众当柴烧掉。“前年,我在一个保护区,看到有群众把红豆杉砍了烧。上前一问,才发现老百姓不知道这是红豆杉,把它们当成了‘杂木’。这种情况,我在野外考察时经常碰到!”

  专家们发现,一些群众烧柴喜欢选择分量重、密度大的“杂木”。这类木头做成劈柴、烧成木炭,燃烧时间久、火力旺,有的烧起来还会释放出浓郁的芬芳,做成的饭菜、烘烤出的食物自带“木香”,特别美味。

  但这些“杂木”,其实是经济、生态价值都很高的“嘉木”。“我在长江流域一些地方发现,现在很多群众烧柴火喜欢选木质好的树。”中南林业科技大学资源与环境学院教授喻勋林说,长期以来,老百姓在木工师傅引导下,认为椆树、栎树等优质硬木树不好锯不好刨,制作家具或做建筑构件难以加工。而这些树当柴烧很耐烧,因此百姓喜欢砍。但其实这类树长得慢,价值极高,是做高档家具的好材料。

  受访生态学家认为,植物是生态多样性的重要一环。千家万户砍柴烧柴,不但会对生态环境造成破坏,而且会对生物多样性产生深远影响。在生态敏感的长江沿线,这种影响更为明显。

  “比如杜鹃,关乎蜜蜂采蜜。如果这种植物没有了,蜜蜂就没有办法生活了。再比如茯苓,没有松树下面的菌是不可能生长的。如果没有了松树,自然也就没有了菌,更不会有茯苓了。还有天麻,需要树根上的蜜环菌,否则就无法存活。”向秀发说,动物对植物的依赖不仅是食用,甚至还有药用的需求。可以说,对植物的破坏,其影响是“牵一发而动全身”。

  文传浩也认为,物种的多样性依赖生态系统的完整性。一个物种与另外一个或多个物种之间存在错综复杂的关系,共生关系中的一个物种毁灭,可能会影响另一个甚至另外数十种物种的生死存亡,甚至影响整个生态系统。

  “毁坏一个物种轻而易举,但修复一个物种却困难重重。一些物种消失了,很可能就再也无法修复了。”文传浩说,一丛不起眼的杜鹃,可能已经生长了几十年,修复的难度可想而知。

  群众烧柴除了“习惯”更多的是无奈

  近年来,随着国家基础设施的持续改善,煤、电、气等能源进村入户,给群众带来更多的燃料选择。但缘何长江沿线群众仍热衷于烧柴?

  一些群众表示,他们烧柴火也是迫不得已。“煤比较贵,今年是850元一吨,一个家庭一个冬天要用约2吨煤,花一两千元钱,不划算。村民们闲暇时,到山上去砍些柴火,这些钱就能省下来了。”受访的农民老余说。

  另外,木材材质差、用途少,也是群众砍来当柴烧的重要原因。“这些年,农村建房普遍使用钢筋、混凝土等建材,木材的用处少了。由于山上交通不便利,木柴很难运出去,卖的钱还不够运费,当柴烧还划算些。”老余说,村里种的树卖不起价钱,但又不敢种名贵树。因为平时没有人管护,怕长成材了被别人盗采。

  记者调查发现,长江流域一些烧柴火的区县,是不同层级的“高比例可再生能源示范县”“农村电气化示范县”。一些地方公共交通使用新能源汽车,县城燃煤燃油锅炉推广电炉气炉,同时也在农村推广用电用气,还有的建了不少光伏发电项目,但烧柴问题依然大量存在。这些地方,有个共同特点是缺乏足够规模的竹木加工业,林木的价值无从转化。

  此外,替代能源匮乏问题仍困扰着一些偏远山区。大别山区一些地方反映,一些山区县本身没有油、气、煤资源,靠公路运输成本太高,许多群众根本用不起。即使烧得起,很多人也会从经济性角度考虑,选择烧柴火。

  而在电力供应方面,一些“烧柴县”也有苦衷。如有个县在20世纪七八十年代大多数山区乡镇不通电,为解决群众用电难题,因陋就简地建设了一批小型水电配套电网,一度改善了群众的能源问题。但经过几十年的运行,设备线路日趋老化,安全隐患日益突出,已不能满足群众正常生产生活需要。在供电不能得到有效保障情况下,会加剧烧柴问题。

  “另外,思想意识跟不上也是重要的因素。”向秀发说,一方面老百姓长时间烧柴,形成了习惯和认识误区,觉得烧柴没有什么大不了,怎么方便怎么来;另一方面,老百姓对珍稀植物缺乏了解,不知道烧的是什么。同时,地方政府对烧柴的危害缺乏足够重视,认为这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接受记者采访时,一些县乡干部满不在乎地表示,长江流域山区县,森林资源丰富,每年都会产生一定的废弃林木,不烧似乎也没有什么用途。还有些干部认为,农户烧柴可以节约用能成本,促进农林废弃物利用。不过,干部也普遍认为,长远看应该进一步加大森林资源和生态保护力度,推广应用清洁、高效的能源。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shzixun@online.sh.cn

本文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作者:苏晓洲、韩振、胥兆瑞、谢樱 责任编辑:顾铭

©1996-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许可证编号:31220180001 沪ICP备09025212号 沪网文[2017]6486-491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09号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