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国内新闻

亲历者口述:这趟航班坐的心惊肉跳,如此防控漏洞要警惕!

  3月18日,距离新冠肺炎在中国暴发两个月。

  这短暂又极其漫长的两个月里,我们付出了巨大代价,才换来国内新增病例只有1例的今天。这来之不易的数字凝聚每一个国人的牺牲。

  如今,防止疫情从境外倒灌,已成为当下抗疫的重中之重。

  但是今天叨姐的一名朋友,姑且称呼她为Z女士,向叨姐讲述了她从北京乘坐国内航班前往长春的经历,这一讲述让叨姐惊出一身冷汗。

  因为我们的防控中出现了一个明显的漏洞。

  而如果不及时堵住每一个漏洞,狡猾的病毒很可能再次流窜各地,让我们之前付出的努力功亏一篑。

  为了尽量还原Z女士的真实经历,叨姐在这里整理出她的完整讲述。

  01

  我们公司的主要业务在东北。因为前两个月疫情肆虐,很多业务都亟需恢复,所以我这几天根据公司安排前往长春出差。

  我在前天预定了一趟今天(3月18日)早上7点45分从北京飞往长春的航班,但昨天下午航空公司短信通知我,这趟航班取消了,于是我改签到18日中午1点起飞。

  我大概11点半到了首都国际机场T3航站楼,在测量体温显示正常后,我进入出发大厅。

  (网络图片)

  大概是受疫情影响,大厅的旅客不太多,我因为提前办好了电子登机牌,所以很快就经过安检到达了候机楼,并且顺利上了飞机。

  这个过程中人不多,而且不论是安检还是在商店买东西,旅客都基本上按照一米的间隔排队,大家都戴着口罩,也很有序,加上新闻里说国际旅客和国内旅客是完全隔离开的,所以我并不太担心。

  (网络图片)

  在上了飞机以后,我的第一感觉不太好,就是觉得非常拥挤。因为现在高铁是隔位卖票,人和人之间的基本上还是有一个安全距离,但在飞机上其实还是有点“人挤人”。

  在飞机后面有几排空出来的座位,空乘人员说那是隔离区,所以也没有人换到那边去坐。

  在飞机快要关舱门的时候,又先后上来两批旅客,我们这趟航班没有摆渡车,很显然他们是被集体转送过来的。

  他们上来的时候,空乘人员在安排他们的座位。空乘人员表示,因为取消了不少航班,大概合并了三五趟航班到这一趟飞机上,一些人的座位可能会有变化。

  这时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这趟飞机的密度这么高——飞行软件上显示这趟航班拥挤度是91%,实际上它基本上就是满员的。

  在安排这些旅客入座之后,飞机座位就真正满了——连原先空出来的隔离区都坐满了人。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shzixun@online.sh.cn

本文来源:新华社 作者: 责任编辑:姚卫斌

©1996-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许可证编号:31220180001 沪ICP备09025212号 沪网文[2017]6486-491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09号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