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图片新闻

重新热闹起来的中国县城

  5 当中国最后一个通公路的县城出现了外卖小哥

  当中国最后一个通公路的县城西藏墨脱出现了外卖小哥,当山西洪洞县都有了“生产型服务业”,当越来越多小县城摇身变成了“云服务小镇”……

  我们感受到,重新热闹起来的中国小镇背后有着一些值得注意的慢变量。

  第一,在生活消费上,小镇青年们的工作和他们的家庭生活、大额支出和日常消费从割裂到合一。

  过去,他们在大城市打工,工资基本不用于在城市消费,而是寄回老家。现在,能够在县城、乡镇找到工作并收入不错的年轻人,往往回乡三四年后,就会在当地买车、买房,从此安定下来。

  越来越多安定的、有消费能力而且见过世面的个体与家庭,将进一步拉动县城的消费升级,商业活力,以及服务业的就业空间。

  第二,在生活方式上,中国城乡差距开始缩小,这有利于吸引年轻人回流。

  家门口的新工作机会,大量来自于数字化相关,约五分之一更是和日常生活密切相关,比如外卖小哥、快递员、移动支付服务商、单车运营等,他们的工作加持了县城数字生活服务的渗透度和丰富性。这让县城里的生活方式与大城市的差距越来越小。

  在安徽颍上县,我们认识了一位叫吴海涛的饿了么骑手。他刚从大城市回到老家做外卖小哥时,发现县里还有好些餐馆没有上线外卖平台,于是在送外面的空隙一家家上门推广外卖平台。如今,当地餐馆几乎全部都能支持扫码支付、扫码点餐和在线配送外卖。

  第三,在公共服务上,中国城乡差距也开始缩小,这也有利于吸引年轻人回流。

  在江西新余,我们发现,当地政府因为手机上的数字公共服务已经做得足够全面,叫停了一座造价两亿元的市民中心的建造。

  在中国最后一个接入国家电网的西藏阿里地区,甚至在2020年入网前,当地居民就已经能在支付宝上缴电费了,当地的医院,也可以用微信挂号和支付了;在因为接壤印度,去一趟还要办边防证的西藏亚东县,当地喇嘛都会在手机上充话费和缴纳寺院的电费了……

 

  在中国最后一个通公路的县城西藏墨脱县,电信的员工正在给一户居民拉网线。

  这些极值地区的状况,可以看出数字化公共服务在整个中国下沉市场的渗透度和覆盖率。

  我们认为,这些以人为核心的变化,正在让中国县城热闹起来,并有望持续性地热闹下去。

  小镇新青年在家门口有好工作、好生活、好的生活服务,背井离乡到大城市打工就越来越不再是近乎唯一的人生选项。这对于分流大城市人口,避免拉美、南亚、非洲等地区曾纷纷陷入的“城市病”,助力中国的城镇化,也将产生积极影响。

  (结束)

上一页 1 ... 3 4 5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shzixun@online.sh.cn

本文来源:瞭望智库 作者: 责任编辑:顾铭

©1996-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许可证编号:31220180001 沪ICP备09025212号 沪网文[2017]6486-491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09号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