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图片新闻

重新热闹起来的中国县城

 

  杨彦军每天都是公司最后一个走的人。

  更为关键的是这还是一份坐办公室,有社保、医保的工作。杨彦军对现状很满意,他希望未来可以去做一名专门培训新手的培训师。他认为,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会需要更多的人来做这份工。

 

  每天下班回到家,杨彦军都会给女儿讲晚安故事。

  事实上,下沉的还不止这些数字新职业,还有互联网时代的生活理念和生活方式。

  从2017年开始,互联网平台不约而同开启了下沉运动,下沉到中国小镇、农村去要新流量,新市场。城里人能享受到的服务,眼下也纷纷复制到了县城、城镇:扫码支付、外卖点餐、共享单车、社区团购……

  伴随新服务、新流量下沉的还有工作岗位,最典型的就是骑手,还有收钱码地推。在移动支付向下沉市场线下渗透的2018、2019年,仅是支付宝二维码地推,就有约170万人。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shzixun@online.sh.cn

本文来源:瞭望智库 作者: 责任编辑:顾铭

©1996-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许可证编号:31220180001 沪ICP备09025212号 沪网文[2017]6486-491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09号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