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图片新闻

重新热闹起来的中国县城

 

  一位患有罕见病的90后在陕西老家的窑洞里做云客服,月入四千多,自食其力,还能赡养父母和奶奶。

  小镇青年在家门口为大型互联网公司、电信运营商做客服的机会越来越多。微信、京东、拼多多、电信、联通、移动……都分别将人工客服大量外包出去。

  仅阿里巴巴迄今就已累计培训人数38万人,超过13万人成为其在线客服。

  另一种情况是建云服务中心。出于成本和助力脱贫的考虑,互联网平台的云客服基地基本都设在中西部县市,以及曾经的那些国家级贫困县。

  黑龙江泰来县、七台河市,河南新乡……已经开始对外主打“云服务小镇”的名片。这些缺乏资源和产业支撑的城镇,因为互联网的下沉,开始出现人口回流。

  泰安2018年数据显示,在小镇上做云客服的年轻人达1160人,占全县新增就业人数的一半以上。

  3 在大山里给人工智能打工

  “云客服”这种职业,一度让毛蜜蜜的邻居亲戚很不理解——天天呆在家看电脑,也算是正经工作?

  在缺乏包容度的小县城,毛蜜蜜的父母为了躲避闲言碎语和好奇的打听,甚至减少了出门。

  其实,数字技术一直在催生“让人看不懂”的工作。如今,它的影响下沉到了洪洞这样的小县城。

  要保证中国人人均收入有较快增长,服务业是其中一个关键。原因一是服务业可以吸纳较多的人就业,二是其薪酬整体高于农业和初级制造业。

  但许多人对服务业往往有偏见,以为是干干餐饮、端端盘子。

  事实上,服务业升级有两个至关重要的方向:

  其一是质的升级,这主要是指金融行业以及生产性服务业。这一块是北上广深这个量级的城市需要突破的方向。

  其二是面的普及,这主要是指技术与现代生活方式的下沉,是后进地区实现跨越式发展的方向。

  第二个层面有超出想象的巨大空间,并且已经在中国城镇创造出了众多的数字新职业,为共同富裕提供了一条路径。

  比如“人工智能培训师”,这个职业几乎就是为小镇青年量身定做。它被收入了人社部的新职业目录中,是训练人工智能不可取代的一环。

  陕西清涧人杨彦军从事的就是这个职业。他日常的工作是给书的标题、目录、正文进行标注,平均两天能标注完一本书。

  在当下,人工智能需要在这些标注的帮助下学习并变得聪明。

  杨彦军在深圳打过工,在台州开过蛋糕店,回老家是被动的选择,蛋糕店生意一直不太好。刚回到清涧时,杨彦军能找到的工作就是在工地上搬水泥。最终是接到当地扶贫办的电话,推荐他应聘一家当地公司,成为一名人工智能培训师。

  这家公司的合作方是当地扶贫办,以及支付宝。2019年开始,支付宝公益基金会将其数据标注的外包工作定向落地到贵州、陕西等国家级贫困县。 目前已吸引到近千名年轻人回到家门口工作。

  作为公司最勤奋的人,杨彦军最多每个月可以赚到1万块,他的同事平均月收入则是4000元左右,在清涧,这算高收入了。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shzixun@online.sh.cn

本文来源:瞭望智库 作者: 责任编辑:顾铭

©1996-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许可证编号:31220180001 沪ICP备09025212号 沪网文[2017]6486-491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09号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