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图片新闻

治理停车难,上海正全面打通“最后一公里”

 

沧州路180弄小区美丽家园改造前后对比图。

同时,作为上海最早一批探索者,控江路街道从2017年开始,围绕智慧社区搭建数字化平台,推进一网统管应用场景建设,探索更为有效的社区治理模式。其中,一个重要的场景便是智慧停车系统。

记者在街道城运中心看到,中央大屏上正实时更新各类数据,涵盖区域内多个小区、路侧停车位以及公共停车场库,剩余车位数、分时段车位使用情况等信息一览无遗。

实际上,在前期建设阶段,摸清停车家底并不容易。这牵涉到数字化建设的一个问题,即一套新型的治理模式,如何有效地触达民众,打通最后一公里?在控江路街道城运中心相关负责人陶勇看来,最有难点的一环,便是群众工作。比如摸清小区业主停车以及临时停车情况,需要统计业主车辆信息,一些居民出于隐私的考虑,开始不是很理解。

为此,居委会、小区物业以及业委会三驾马车共同努力,进行多番沟通与说服。为了数据的准确性,工作人员还会在凌晨蹲守在小区内,盘点车辆信息。

在各方配合下,数据慢慢沉淀,智慧停车系统变得越来越聪明。它与市级停车平台、上海停车”App进行了数据对接,实现居住小区专用停车资源与经营性停车场(库)、道路停车场等各类公共停车资源共享利用。

 

在智慧停车系统上,剩余车位数、分时段车位使用情况等信息一览无遗。

据介绍,该系统覆盖小区今年底将扩大至25个,预计明年实现街道级社区全覆盖。面向公众的停车小程序也在试运行中,预计今年下半年正式上线。届时,打开小程序,就可以查看控江路街道区域所有类别的停车信息。

在数字化治理的时代,不是光靠装一套软件或系统就能一劳永逸。王晓乐坦言,小程序上线后,可能还会碰到其他管理上的问题。比如说,到了规定时间,临停车辆不驾离怎么办?市民根据小程序导航到了小区,但是门卫拒停怎么办?这些都需要进一步研究和破解。

基层治理的参与不可或缺,需要投入大量的精力,将提高资源使用率落到实处。在杨浦区交通委副主任王祎看来,搭建数字平台的价值在于,为基层治理提供数据支撑。通过线上线下的群众工作互动,形成良好工作机制。以新型治理方法,规范停车行为,建立良好秩序。

多方主体协同作战

从治理思路上看,上海正通过结合外部规划新建公共停车设施、鼓励利用周边资源开放共享、挖掘老旧小区和医院内部潜力开展新建等方式,开展停车综合治理。

2022年,将累计推进创建100个停车治理先行项目,开工建设1万个公共停车泊位,其中,2021年创建40个先行项目,开工建设4000个公共泊位。上海市道路运输局设施运行处相关负责人朱华勇表示。

假如把目光放到具体的项目上,不难发现,停车难治理并不是交通管理部门的单方作战,而是多方主体参与,联合推进。

在此过程中,相关部门结合项目实施情况,对有关建设标准进行更新,一些具有针对性的导则也在陆续制定中。以公共绿地下新建车库为例,按照以往的标准,开发面积必须控制在30%以内。交通管理部门与绿化部门经过多次磋商,将这一比例放宽至50%。再如,市民防办印发了专门的指导意见,提出通过制定支持政策、业态调整等方式增加公共停车设施,支持并参与停车难综合治理工作。

在数字化转型过程中,社区治理同样重要。朱华勇指出,参照杨浦区控江路街道的经验,各区可结合自己的实际情况进行探索,通过加强社区治理以及居民自治,真正深入到基层,打通上海停车App最后一公里,形成整个数字化系统的闭环。

此外,记者了解到,上海正在关注新技术的应用,比如隧道股份推出的垂直盾构技术,可极大地提高空间使用率。不过,这不仅仅关乎技术可行性,在土地出让、投资模式等方面,相关部门正在进一步研究操作路径。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shzixun@online.sh.cn

本文来源:上观 作者:束涵 责任编辑:顾铭

©1996-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许可证编号:31220180001 沪ICP备09025212号 沪网文[2017]6486-491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09号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