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国内新闻

三星堆丝绸成功复原:看上去像普通白纱布 但颇有不同

  ●除5号坑以外的其他几座坑都发现了丝绸残留物或者丝蛋白信号,即使已经发掘出土30多年的一、二号祭祀坑文物,考古人员也发现了丝绸残留

  ●或许非常稠密的丝织物的用途,正好和祭祀甚至作为书写工具有关;相对稀疏的丝织物,用作衣服的可能性更大

  ●7个丝绸残留物类型中,还有4种有待继续研究性复原。未来复原后,将为人们认识、复原当时三星堆的社会面貌提供宝贵资料

  三星堆祭祀区新一轮考古发掘自启动以来,已经在多座祭祀坑发现丝绸残留物。近日,蜀锦织绣博物馆和成都纺织高等专科学校根据三星堆丝绸的相关数据,成功复原出3种三星堆出土的丝绸类型。考古人员认为,这些软硬和疏密程度都不一样的丝绸,为三星堆丝绸的不同功能提供了参考——或许非常稠密的丝织物的用途,正好和祭祀甚至作为书写工具有关;稀疏的丝织物可能用作衣服。

  三星堆丝绸纹理各有不同

  在三星堆寻找丝绸,是三星堆祭祀区新一轮考古发掘一个预设的重大课题。史料记载,早在西周时,蜀已向周王朝进贡蚕桑制品。四川博物院收藏的战国水陆攻战纹铜壶,也刻画了战国时期蜀地繁忙的采桑图。而两千多年前张骞出使西域时,也在大夏(今阿富汗北部)见到产自四川的蜀布和邛竹杖。不少学者认为,所谓蜀布,很可能就是蜀地所产的丝绸。那么,3000多年以前的三星堆有没有丝绸的存在?

  此次三星堆祭祀区启动新一轮考古发掘,四川省文物局专门邀请纺织品文物保护国家文物局重点科研基地主任周旸培训如何寻找丝绸。在祭祀坑启动发掘以后,考古人员在除5号坑以外的其他几座坑都发现了丝绸残留物或者丝蛋白信号。即使已经发掘出土30多年的一、二号祭祀坑文物,考古人员也没有放过,他们在二号坑一块铜器灰烬堆积层以及40余件器物上都发现了丝绸残留。让人欣喜的是,考古人员不仅发现了丝绸,还在丝绸上发现涂层。三星堆的丝绸有一部分可能作为书写材料存在,由此找到证据。

  在对这些丝绸残留物进行观测时,考古人员发现,尽管这些丝织物大多处于泥化或者灰化状态,但是通过高倍显微镜等系列研究手段,还是能看清这些残片的纹样,它们因为经纬线本身的粗细以及密度不一样而疏密不同。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shzixun@online.sh.cn

本文来源:四川日报 作者:吴晓铃 吴梦琳 责任编辑:顾铭

©1996-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许可证编号:31220180001 沪ICP备09025212号 沪网文[2017]6486-491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09号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