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社会新闻

百万主播欠税漏洞有多大 数额大到无数"打工人"表示震惊

  网红是怎么偷税漏税的?

  2020年至今不少顶流明星和企业家纷纷杀入直播间捞金,甚至有坊间传闻:“一场直播收入多于一部剧的片酬”“罗永浩直播3年即将还清6个亿负债”。某直播带货团队创始人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他们团队10人去年一年赚了600万,这在直播界仅是腰部水平,而头部团队4个人一个月便可带货近亿元,利润有30%。

  相关报告显示,2020年中国直播电商市场规模达1.2万亿,截至2020年,我国主播从业人数已经超过120万人。根据艾媒咨询报告显示,2020年第一季度,中国网络主播平均月工资在1万以上的占到一半以上;收入在5万以上的占比达到4.1%。

  业内人士透露,因为业务形态新、盈利模式多样、交易来往频繁密切,加上网红经济分散性强,这才滋生了偷税漏税的发生。通过私下点对点交易分散收入、通过各类阴阳合同改变收入性质或通过设立个人工作室、开设公司等方式避税,此类人员不在少数。而平台对财税合规比较上心,带货佣金、观众打赏和广告投放等产生交易流水后,平台会依据规定缴税。但平台外的私下交易就没有那么透明,税收监管难度也相应增加。

  网红惹人眼红的收入更得益于五花八门的来源。按照不同类型来分,带货主播的收入主要由佣金和坑位费构成;秀场主播收入主要来源于打赏;游戏主播除了打赏收入外还有游戏平台点播费、游戏推广费、游戏代言和销售提成等多种形式。

  “坑位费、广告费和商演活动都可以用现金交易,不开发票。投放方尤其是小品牌和网红都没有报税需求,一般通过合同转账或者点对点私下交易完成。”该人士指出:这种现象十分普遍,很多MCN机构也会尽可能在账面上增大成本,隐藏利润,以此来减少税负。

  该人士同时透露,很多小团队只给成员发工资,不交税也不签合同。他们避税的方式更为谨慎:除了隐匿收入,具体到网红的缴税环节,一般由MCN机构来发放工资和佣金,按照3%至45%的七级累进税率表预扣预缴个税,一般机构给到的底薪也会偏低。

  月入10万是个分水岭,年入百万、千万甚至过亿的头部网红,很容易适用最高45%的税率。于是他们纷纷开始效仿明星的做法,建立个人工作室。

  财捷永道税务师吕工对中新闻周刊表示,现在有很多网红找他做税务筹划,这些人之前不交税,现在担心有税务风险,他举例道:假如一个网红年入百万,如果按照个人所得税最高税率,本来要交45万的税,通过层层流转避税后,可能只交一两万税费。

  施正文具体解释到,按照个人所得税最高税率,收入动辄百万、千万的网红,要缴纳最高45%的税,这意味着接近一半收入都要交税;假如改为经营个人工作室,税率则最高只有35%;建立企业,那么企业所得税一般为25%,再通过税务机构的核定政策,扣除各类成本费用,最后这个税率会更低。

  “税筹规划强调合理合法,目的是利用税收优惠来节税,而不能成为税收的法外之地。目前违规税筹屡见不鲜,利用假账假材料申请高新技术企业等税收优惠名头,属于偷税;工作室设立在税收洼地,但实质性的经营活动却没有在该地开展,这是漏税。”施正文认为,在合法合规和偷税漏税的税筹规划中间,存在难以认定的避税中间地带,这加大了税务部门执法难度。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shzixun@online.sh.cn

本文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作者: 责任编辑:顾铭

©1996-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许可证编号:31220180001 沪ICP备09025212号 沪网文[2017]6486-491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09号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